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城镇网 > 城市天天说 正文

杭州植物园门口的马岭山房老别墅 被官司缠绕了十余年终于尘埃落定

2018-07-28 09:45  来源:杭州网 记者 郭婧 通讯员 西法

  马岭山房的老照片 仲向平摄于1989年

  执行现场 图片由法院提供

  这里是蔡元培女儿婚房,曾挂价1亿拍卖

  在杭州植物园门口,有一座林风眠故居,这大概是杭州人都知道的。

  但可能很少有杭州人知道就在林风眠故居不远处还有一座很有来头的别墅——蔡元培女儿蔡威廉与女婿林文铮的故居“马岭山房”,蔡元培也常来小住。

  蔡威廉也是中国美院的前身国立艺专的画家、教授,这栋别墅更是其父亲蔡元培倾力资助了3000大洋才得以建起。

  在蔡威廉夫妇身故后,这栋别墅被官司缠绕了十余年。

  7月21日,杭州市西湖区法院的执行法官们对这栋老别墅里居住了二十余载的李女士一家进行强制腾退。

  这栋2014年曾挂价1亿元拍卖的别墅,就此正式转交到了新的主人手中,与蔡、林两家再无关系。

  7000大洋建造的马岭山房

  马岭山房,这四个字是蔡元培当年亲自为别墅题写的。

  因为这栋别墅所在地就是一个叫马岭山的小山坡,如今已经不大有人知道这个小山坡的名字了,只知道这里叫杭州植物园。

  马岭山房,如今的地址也早已是玉泉路1号。

  杭州老房子研究专家仲向平说,蔡元培的女儿女婿之所以会在这里建造别墅,是因为20世纪20年代末,国立艺专在平湖秋月的罗苑办学。

  而法国留学回来的蔡威廉是国立艺专西画教授,林文铮则是国立艺专的教务长,两人都是骨干教师。

  在建造马岭山房之前,两人租住在一间很破旧的老房子里。

  时任中国教育最高官员的蔡元培,为了表示对国立艺专的支持,每次到杭州,并不公费住宿到新新饭店,而是住到国立艺专首任院长林风眠的旧居——僧舍里。

  等到20世纪30年代初,国立艺专的办学条件渐渐好起来,教师的待遇也好起来了,蔡威廉夫妇便开始筹钱造了一栋自己的房子。

  “凑了7000大洋” ,仲向平说,蔡元培应该出了3000大洋,只可惜他的题匾“马岭山房”已不知所终。

  此处曾有5位艺术家的旧居

  其实,小小的马岭山坡,当时一共聚集了5栋艺术家别墅,以马岭山房为中心。

  林风眠故居位于马岭山房的下方。

  马岭山房往上走,是油画界泰斗吴大羽的别墅。

  马岭山房的东面是曾任国立艺专图书馆馆长李朴园教授的旧居,西面则是著名工艺美术家雷圭元旧居。

  五栋别墅都没有经过专业设计师之手,而是由他们本人亲自设计的,风格各异。

  比如,马岭山房设计在东边墙体外的木头楼梯,有点欧式乡村风格,像童话世界的感觉,朝南的画室则开了非常大的一扇窗户,这在当时的建筑里是很少见的,而吴大羽设计的画室是玻璃屋顶的,让阳光直接照射到他的画桌上。

  除了马岭山房是白墙青瓦的中式别墅外,围绕着它的其他四栋别墅都是青砖别墅。

  马岭山房外,原本还有篱笆围墙和一口老井,井水甘洌可直饮泡茶,仲向平说,“不过20世纪50年代建造植物园的时候,马岭山房花园的围墙被拆掉了,花园跟植物园融为一体,那口井如今还可以在植物园找到。”

  马岭山人迹罕至,但风景好,离西湖近,很多画家喜欢在这一带居住,黄宾虹的旧居也距此不远,不远处的“灵隐路一带”还有其他艺专教授的别墅,只是具体出处无从考究。

  这里一直是仲向平心中的艺术家别墅群落。

  老别墅牵扯了5起官司

  蔡威廉和林文铮先后于1942年、1989年去世。

  仲向平说,大约是2010年的时候,蔡、林的后人告诉他,因为这栋房子而官司缠身,所以以1000万元的价格将房子卖掉了。

  2014年,这桩房子被爆出挂出1亿元的价格出售,但后来可能也是因为存在纠纷,而不了了之。

  马岭山房到底牵扯了多少官司?目前可查的,就有5起。

  李女士又是怎么会住进马岭山房的呢?

  根据西湖区法院在此前的案件中查明,玉泉路1号房屋的原产权人为林文铮,建筑面积276.08平方米。林文铮生前立有字据,该房产由其四名子女和外孙五人共同继承,在房产分割归属到各子女之前,全部交托女儿林A经管。

  李女士是1991年起开始向林A的姐姐林B租赁使用马岭山房南侧的一幢房屋,两人并于1992年订立《房产转让契约》一份,约定林B以5万元的价格,将李女士现住的平房按占地面积划出53.6平方米转让给李女士。该契约经云南省曲靖市公证处公证。

  但从1998年10月到2005年8月,包括了林B在内的其他4位房屋继承人均决定将各自继承的房屋部分都赠与林A。

  就这样,林A夫妇取得了房屋所有权证,可这套老房子的纠纷也由此开始了。林A夫妇要求李女士一家搬走,但李不肯,一直居住至今。

  2006年1月开始,林A夫妇就通过诉讼及申请执行的方式要求李女士搬离,李女士拒不配合。

  2006年4月,李女士又起诉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要求撤销其于2005年9月8日向林A核发的《房屋所有权证》,一审、二审均败诉,后来李女士不服提起再审,法院认定房管局核发的这一具体行政行为违法。

  但在再审之前,林A夫妇已将房子卖给了张某夫妇,并办理过户手续。

  2012年6月,李女士起诉林A和林B之间赠与无效,被判定无效。

  2014年,李女士起诉了林A和张某夫妇之间的买卖无效,最终被驳回。

  法院审理认为,林A夫妇于2005年取得涉案房屋的所有权证,在与张某夫妇交易时,该权证并未被认定违法,其物权公示的法律效果客观存在,尽管李女士与林A夫妇存在房屋权属争议,但争议并不能否定所有权的公示效力。在此情形下,张某夫妇的购买行为并不违法。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以出卖人在缔约时对标的物没有所有权或者处分权为由主张合同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据此,法院对李女士的主张不予支持。

  2015年,张某夫妇起诉李某,要求她搬离。2017年12月,张某夫妇向西湖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于是,才有了近期的强制腾退。

  腾退时别墅已是C级危房

  今年4月,李女士的再审申请被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后,西湖区法院正式启动了强制腾退程序。

  7月21日上午,西湖法院全院出动了53名干警、10辆警车赶赴现场,分组行动,强制腾退“马岭山房”,整个腾退过程耗时9个多小时。

  只是当执行法官走进马岭山房时,在房子里已完全找不到蔡、林两人的艺术气息了。

  这栋别墅后边的两层小楼屋顶已经塌了,后边的平房也已十分破旧,漏水、墙上满是爬虫,天花板上的砖块也摇摇欲坠。

  2008年,此别墅即已被鉴定为C级危房,房屋价值受到较大影响。

  目前,西湖区法院已完成对玉泉路1号的强制腾退,并当场将房产交付给张某夫妇。

  对于马岭山房的现状,仲向平感到非常惋惜。

  他说,遥记很多年前,蔡、林的子女还未将马岭山房售出之前,听闻中国美院曾有动议收购此别墅改建为蔡威廉、林文铮纪念馆的建议,他深以为这是这栋别墅的最好归处,也能将老宅最好地保护起来。

  如今这个愿望落空,从此,他心中马岭山坡的艺术家别墅群落就失去了中心,只剩下孤零零的林风眠故居了。

编辑:张鑫

城市观察

《城镇观察》第五期:桐乡行政区划调整 乌镇变大将丰富特色小镇功能

很多人在猜测乌镇镇和龙翔街道这个合并的意义何在,浙江特色小镇官网记者今天上午从权威部门获悉,这部分合并的区块,是为了给乌镇互联网特色小镇服务的,这里未来要规划建设互联网产业。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主办 电话:0571-85311074 QQ群:106862457 官方邮箱:zjczw2014@163.com 地址:杭州市体育场路178号浙江日报社裙楼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