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城镇网 > 城镇即时报 正文

遇难者家属:一家五口,现在只剩我一个

2018-07-08 09:19  来源:浙江在线 特派记者 黄小星 陈伟斌

  位于普吉镇中心的瓦其拉医院是岛上最大的医院,这里收治了普吉游船倾覆事故中的大多数伤者与遇难者。

  和世界上的任何一所医院一样,父母忙着安抚扯着嗓子哭闹的孩子,白发老人步履蹒跚,外伤病人被担架风风火火抬进来,但似乎没有任何一种悲伤,如此鲜明而易于辨认:遇难者家属被通知前来认领遗体,他们哭得失去全身力气。

  每一个人都在承受最残忍最极端的亲情撕裂。

  “你不要拉我”

  这是妻子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普吉岛的夏天灼热而潮湿,像一个太过热情的拥抱。来自中国的姑娘们通常穿着“仙气”袭人的白色纱裙,戴着宽檐草帽,墨镜把脸遮得严严实实;白人姑娘们则身着吊带短裤,无所畏惧地露出被阳光炙烤得发红、毛孔略粗大的肌肤。

  旺季来临了,这里有着和美景不相匹配的实惠价格,吸引万千不同语言不同肤色的游客。郑兰庆早在4年前就来过这里,觉得“没什么意思”,但女儿精心策划了这次旅行:他的女儿和女婿都是阿里员工,女儿想让工作紧张的丈夫放松一下心情,也想让一直帮忙给他们带孩子欣欣(化名)的妈妈放个假,她还“骗”郑兰庆说,“你们不来,我根本没法照顾好欣欣”,欣欣才18个月大。于是这个七月,一家五口来到距离杭州5个小时航程开外的热情海岛。

  那天早上出海时,眼见天气晴朗,碧涛无限,但赶着去“征服”皇帝岛的“凤凰号”像一条横冲直撞的鱼,随着海浪颠簸,从不晕船的郑兰庆,在甲板上吐得七荤八素。还不会说话的欣欣小脸也透着不适。于是,爸爸妈妈把她抱上二楼,那里有个KTV,冷气很足,她可以睡上一觉。很多孩子也都随着自己的妈妈,在这里暂时歇息。

  下午四时左右,天色骤变,墨色的乌云在海平线边际翻滚,郑兰庆没有在意,因为普吉岛的天气一贯变化无常;他甚至也没察觉出船的颠簸不同寻常,以为是驾驶员“技术不好”。直到他看到妻子的手机,定位的红点还停留在一小时前的位置,才有点慌了神:按照原计划,再过半小时,结束游览的他们将能抵达岸边,回到陆地。

  萧山导游小韩也曾在今年6月下旬,遭遇突如其来的暴风雨肆虐之时,置身游艇,当时她发了条朋友圈:“谁来救救我啊!”泰国的雨季,天气瞬息万变。经历过无数个惊魂之旅后,游船依然前赴后继地出发,甚至对可能的危险视若不见——郑兰庆说,僵在海面上二三十分钟后,才有船员来到已经被浪打得忽高忽低的船舱内,向乘客抛掷救生圈。

  随后,剧烈的颠簸将郑兰庆和妻子像两袋面粉一样,在一楼的地面“甩”来“甩”去,海水漫进船舱,郑兰庆此时真正预感到,大难将至。他对妻子说,如果雨停了,我们就得救了;如果天不亮,我们可能真的遇难了。妻子则有点生气,她埋怨一直紧紧拉着她的郑兰庆:“你快把我的手都拉出血了。”她的脚被桌椅撞伤,蹲在地上揉着流血的伤口。顾不得分辩,郑兰庆听到一声呼喊“快到外面来!”他拉着妻子跑到门边一看,一艘小皮艇在浪中像指南针一样摇摆,摆到哪里,靠近的人就从船舱上跳过去。郑兰庆看到一丝希望,尤其当他看到一个相识的瘦瘦的船员已经在皮艇上时,他还开了个玩笑:“现在轮到我了吧。”

  “你不要拉我!”妻子想让郑兰庆先跳过去,照顾好自己——这成为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巨大的翻覆力将他们原本紧紧牵着的手分开,郑兰庆使尽全身力气试着抓住小皮艇的缆绳之时,妻子随着“头尾整个掉了个”的“凤凰号”,砸向海面。

  一片柔软的纸尿裤

  留给18个月大的外孙女

  抓住小皮艇后,郑兰庆发现边上还有比较大的救生艇,他努力地向救生艇靠近。等他好不容易爬上救生艇后,吃惊地发现,这艘原本能容纳四五十人的救生艇上只有二三十人。那是郑兰庆生命中最绝望的时刻。咸咸的海风让他感到寒冷,全身热量正在散失。郑兰庆再也没有力气呼喊,甚至来不及思索可能到来的最残酷的结局。

  “不要怕难为情了”,郑兰庆和一个结伴同行的异性团友抱在一起取暖,他们知道,自己必须活下去。

  郑兰庆成为整条“凤凰号”上,最后一个获救的人。

  7月6日下午5点,妻子遗体的照片最先被传过来,晚上9点,女儿一家三口的照片陆续传来,“难看得不成样子,”7日下午,郑兰庆坐在瓦其拉医院走廊的长椅上,回忆那些画面,说感觉自己的眼泪都流干了。

  他脚上还穿着酒店的一次性拖鞋,说话间,他缓缓展开手中的大号塑料袋,一一翻出成套的衣服:一套是穿旧的连衣裙,上面还留着妻子的气息;一套条纹T恤衫和米色短裤,是女儿的,里面还放了套干净的内衣;一套POLO衫和休闲皮带,属于女婿;郑兰庆最终翻出一套小小的衣服,色彩活泼的印花裙,他还放入一片纸尿裤,这是个日本品牌,昂贵而柔软,这是他给只有18个月的欣欣准备的,还有欣欣最喜欢的玩具,一只乒乓球。郑兰庆哭出声来:“收拾这些衣服,我不知道哭了多少遍,我这是在送他们上路啊!”

  按照老家习俗,“上路”需要穿着长衣长裤,郑兰庆发现,最后还缺袜子和鞋子:在登上“凤凰号”时,游客们被要求脱掉鞋袜。烈日下,女儿女婿曾经的同事买齐了几套,大汗淋漓地送过来。郑兰庆把一双崭新的黑色小皮鞋捧在手里,为了套上被海水浸泡得肿胀的小脚丫,鞋子特意买大了几号。他沉默良久,嘴唇开始颤抖。

  “我们一家五口在船上,剩下我一个也成了遇难者。”郑兰庆说。

编辑:黄玉环

城市观察

《城镇观察》第五期:桐乡行政区划调整 乌镇变大将丰富特色小镇功能

很多人在猜测乌镇镇和龙翔街道这个合并的意义何在,浙江特色小镇官网记者今天上午从权威部门获悉,这部分合并的区块,是为了给乌镇互联网特色小镇服务的,这里未来要规划建设互联网产业。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主办 电话:0571-85311074 QQ群:106862457 官方邮箱:zjczw2014@163.com 地址:杭州市体育场路178号浙江日报社裙楼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