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城镇网 > 城镇即时报 正文

嵊州这家45年历史的民企陷危机 它如何走出困局?

2018-07-25 08:55  来源:浙江在线 记者 史春波

  浙江在线7月2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史春波)7月中旬,葛菲向当地政府提交了一份重组报告。“我们在积极自救,相信能挺过去。”他这样说。

  两年前,这名90后从美国回到嵊州小城时,他家的企业——拥有2500名员工的天乐集团,已经是风雨飘摇。

  这是一家具有近45年历史的大型企业,虽然它位于小城嵊州,但在电声领域,它是全国电声行业隐形冠军,拥有不小的国际话语权。

  1974年的中国,改革尚未启幕。在嵊州的一个小镇,葛菲的爷爷葛南尧创办了一个工场。

  近45年来,教师出身的葛南尧就从这个校办厂起步,缔造了一个亚洲最大的电声企业,在1994年产值就达1.6亿元,员工最多时有5000多人,产值最高时达38亿元。

  但是, 到了葛菲手里时,已是危机重重。复杂的内部关系,紧张的资金链,巨额的银行利息……

  如今,在90后的三代接班人手上,天乐正在经历一场涅槃。“现在我们确实遇到危机,但我们也在努力,希望通过这次机会,革除企业管理方面的一切弊端,走上一条全新的发展之路。”葛菲这样告诉记者。

  停不停产

  要不要停产,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对于葛家来说,更是一场煎熬。

  75岁的葛南尧,一手创办了天乐集团,在当地,人们都尊称他“葛老师”。今年6月,在经受了一系列的危机后,这名老企业家病倒了。

  他的儿子葛锦明则一直陷入了犹豫,他有太多的顾虑。最直接的,一旦停产,员工和客户怎么办?

  最终,年轻的葛菲拍了板,“暂时停产。”

  这段时间,是葛菲以代理总裁的身份,真正接管自家企业,他在美国学金融资产管理,回国,也是为了家族的使命。

  真正接管后,他才发现,要办一个企业太难了。比如绝大多数时间用在了接待上,各方面的人,银行、政府、客户……

  果然,停产当天,就有工人来把他围在了办公室,要求发工资,复工。

  葛菲一遍遍向工人们解释,最终还是报了警。警察把他从办公室带了出来。

  几天的停产,很快带来了连锁反应。这天晚上,飞利浦的全球总裁从比利时连夜赶到了嵊州,要求复工。因为,这几天的停工,已经造成了一条宝马生产线的停产。只因宝马要用飞利浦的音响,而音响需要天乐生产的电声配件。

  如果再停几天,另一家汽车厂商的生产线也将面临停产。

  天乐在电声领域的话语权,在这个时候得到了体现,即使它现在还陷入在困局中。

  停产的原因其实是天乐已经发不出工资了。确切地说,天乐集团,已经失去了财政大权,它只是一个巨大的生产车间。

  财务、产品销售、订单,全被控制在一家叫和乐的公司手里,他们又是什么关系?

  这背后是一场危机的延续。

  扩张泥潭

  天乐集团的危机最早起源于一次扩张。

  2003年,花甲之年的葛南尧意识到了转型升级。他回顾那些年来,自己从借200块钱开始办厂,从卖板刷到生产电声配件,拖着病体,一路打拼,已经开办了十几家工厂。

  他也看到,自己的产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缺乏核心竞争力。转型,迫在眉睫。

  于是,这一年,他投资了500万元,研究生产平板彩色电视机。但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他心里也没底。

  不过,他判断,平板电视机的市场前景会好的,于是,又买下了128亩土地,开始建一个天乐数码园。

  竣工那天,他不敢去请市领导,因为担心数码万一搞不下去,有损市里的形象。

  事实证明,这是一次失败的转型。

  第二年,数码公司就接连亏损,仿佛陷入了一个泥潭。

  因为是外行,掌控不了,葛南尧搬离了自己的办公室,全部放权给了一个职业经理人,一个30多岁的小伙子。

  一直撑到了十年,最终这名职业经理人走了,留下了4.8亿元的债务。

  联保风波

  2015年,一场联保风波来了。

  这场牵涉嵊州多家规模企业的联保风波,震荡了嵊州的金融界。

  银行开始向天乐压贷,由原来16.5亿元贷款压缩到9.8亿元,天乐的数码公司资金周转量大,因资金链断裂,加上管理不善被迫停产。

  嵊州市政府成立了解困小组进驻天乐,为了防止担保骨牌效应产生,决定把数码的4.8亿元贷款平移到集团公司,由集团来支付银行利息,制止了金融风险的蔓延。

  这笔平移的贷款,成了天乐集团的沉重负担。

  于是,为了稳定市场保住产业,2015年5月,天乐集团把下属电声分公司业务剥离,成立了一个和乐公司,即由电声分公司负责生产,和乐公司负责接单和销售。产生的利润用于银行利息支付。

  葛南尧再次把重任交给了另一名职业经理人钱某,让她担任电声分公司总经理,并兼任和乐公司的实际负责人。钱某在集团十多年了,能力强,深得葛南尧信任。

  但是,让葛没想到的是,最终他们也会决裂。

  内部撕裂

  和乐公司设立时注册资本1000万元,葛家持股约39%,钱某持股约30%,其他4名集团高管持股合计31%。

  2017年5月,钱某通过增资方式引进一个宁波企业到和乐公司(占股达49.03%),致使和乐公司原有股权结构被破坏,天乐集团对和乐公司的控制权丧失。

  葛南尧说,股权更改并没有通过董事会,而是伪造了葛家的签名,去变更了工商登记。“签名也去做了鉴定,是假的。”

  而在钱某的回应里则称,股权变更都是通过董事会决议的。目前,葛家已经向市场监管部门报案,并已立案。

  2018年初,葛南尧又去和乐公司查账,并把账本带到了杭州的一家审计机构审计。

  审计机构审计发现,从2016年起,钱某涉嫌通过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等方式侵吞公司资金,其中仅2016年7月至 2017年2月,钱某就涉嫌通过六家单位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合计3900多万元,这些资金大多从公司被转到了钱某个人的账户。

  目前嵊州市公安部门已依法对钱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职务侵占等涉嫌违法犯罪行为立案侦查。当地警方表示,案子还在调查中。

  能否重生

  上个月,失去了对和乐公司控制权的天乐集团,没钱支付员工工资。天乐集团代理总裁葛菲最终做出了停工的决定。几天后,经过政府协调,和乐公司向天乐集团汇款1000万元,天乐复工。

  但这依然没有彻底解开天乐的困局。

  “最根本的是,理顺天乐、和乐的关系”,葛南尧说,他相信当地政府会公平公正地处理。“只要尽快依法调查清楚了,天乐的困局就能解开。”

  在葛菲看来,对于企业来说,这也是涅槃重生的机会。“这么多年的发展,家族企业确实存在不少弊端,我们会通过这次危机,革除家族企业发展的一切弊端,走上一条新的发展之路。”

  “和人一样,哪家企业不是在一次次的挫折和磨难中成长起来的呢?”葛菲这样说,“我们肯定会承担起重振产业的责任,用产品和成绩来证明。”

编辑:徐光

城市观察

《城镇观察》第五期:桐乡行政区划调整 乌镇变大将丰富特色小镇功能

很多人在猜测乌镇镇和龙翔街道这个合并的意义何在,浙江特色小镇官网记者今天上午从权威部门获悉,这部分合并的区块,是为了给乌镇互联网特色小镇服务的,这里未来要规划建设互联网产业。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主办 电话:0571-85311074 QQ群:106862457 官方邮箱:zjczw2014@163.com 地址:杭州市体育场路178号浙江日报社裙楼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