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城镇网 > 城市天天说 正文

淳安失联女孩 | 象山警方通报情况:未找到女孩 将继续全面搜救

2019-07-11 09:20:32  来源: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7月10日,浙江省宁波市公安局象山分局发布淳安女童失联最新情况,目前尚未找到失联女童,该局已组织多个部门及周边群众在女孩失踪区域全面寻找。目前,象山已组织警力会同县水利和渔业局、爵溪街道、民间救援组织等多个部门及周边群众在女孩失踪区域全面寻找。

现场几百人搜救女孩,昨晚8点半因为天色已晚和潮水上涨,搜救暂停。

  一个才9周岁、父母早年离异、跟爷爷奶奶住在一起、胖嘟嘟的小姑娘章子欣,被两个租客以去上海喝喜酒做花童的理由带走了。

  7月4日早上6点30分,小姑娘离开了杭州淳安老家。那一天,是这对租客租住进来的第六天。

  之后的轨迹就揪人心肠了。租客没有带孩子去上海,而是辗转福建、宁波、象山等地。更诡异的是7月8日,两个租客的尸体从宁波东钱湖中浮起,两人用衣服绑在一起,警方证实为自杀。

  而孩子依然下落不明。

  淳安、宁波多地警方联动寻找,搜索范围渐渐集中到象山松兰山至爵溪街道沿线,那是监控视频中孩子最后出现过的地方。

  9岁女孩

  被住了五天的租客带走

  章子欣读二年级,家住杭州市淳安县千岛湖镇清溪村。父母离异多年,父亲一直在天津工作,母亲在广东。

  孩子跟爷爷奶奶住在一起。两位老人以种植、贩卖水果为生,为人热情好客。

  不久前,广东人梁某华和谢某芬住进了千岛湖一家酒店。因为常来买水果,两人和老人熟识。两人说住酒店贵,能不能租老人的房子住。

  那天是6月29日,老人同意了,让两人住进了自家二楼。

  7月3日,两人向老人家提出,让小章参加并担任朋友婚礼花童。孩子父亲章先生从电话中得知租客要带走女儿,表示不同意。7月4日,章先生得知租客还是说服了父母,带走了孩子。

  章先生加了男租客梁某华的微信,梁某华在前面几天还陆续发朋友圈,照片里有孩子;也会发孩子视频。

  但是,章先生的心一直悬着,因为对方并不是如前所说去的上海,而是一会在福建一会在宁波。

  7月5日,章先生发现对方开始删朋友圈,他觉得不对劲。6日晚上,章先生从天津匆匆赶回。当时对方说,你过来还是我们回来快,答应他晚上9点一定赶到杭州。

  “你发位置给我!”章先生提出要求,男租客发来共享位置,显示在宁波象山。就这样,章先生从杭州赶到淳安家里等,傍晚他发现男租客电话关机。那是7月7日。

  7月8日上午10点,章家人去派出所报案。

  而就在当天,宁波有市民发现有一对男女的尸体从东钱湖中浮起,两人用衣服绑在一起,警方证实为梁某华(男、43岁、广东省化州市人)和谢某芬(女、46岁、广东省化州市人),死因为自杀。

  租客双双跳湖自杀

  孩子最后的监控画面在象山海边

  接到报警后,淳安公安连夜赶往宁波开展调查,紧接着宁波公安、象山公安纷纷投入警力。

  两名租客的自杀令人震惊和不安。重中之重的孩子还是没有找到。孩子家长告诉钱报记者,孩子天真活泼,也许是因为常年身边没有父母陪伴,所以只要有人对她好,她就真心喜爱、万分依赖。

  根据警方掌握的信息,梁某华、谢某芳带着章子欣7月6日抵达宁波的。他们先在宁波火车站附近的一家酒店住了一晚,并前往奉化、东钱湖等地。

  7月7日,梁某华、谢某芳带着章子欣,来到象山县的松兰山景区,并出现在松兰山至爵溪街道的沿海道路监控画面中。

  7月7日傍晚5点23分左右,三人在宁波象山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的监控中出现。但是酒店说他们未入住该酒店,而出了酒店穿过一条马路就是沙滩和海滨浴场。

  傍晚6时左右的监控画面中,可以清楚地看到梁某华、谢某芳与章子欣三人行走在路上,也没有异常情况。

  可在沿线的下一个监控画面中,也就是当晚10时多,只出现了梁某华、谢某芳,却没有了章子欣的身影。

  随后,梁某华、谢某芳两人连夜打车来到了宁波东钱湖,并一起跳湖自杀。至第二天也就是7月8日早上,两人的尸体从湖中浮起。

  在一处凉亭发现孩子的市民卡

  260多人参与海陆搜救

  章子欣最后出现的监控画面,就在象山。昨天,警方将主要力量都扑在松兰山至爵溪街道沿线,全力寻找章子欣的下落。孩子父亲、姑父也跟警方在一起搜寻。

  昨天晚上8点左右,钱报记者采访了参与救援的象山县雄鹰应急救援队队长胡可。

  “我们是下午2点半到达搜救现场的,携带了摩托艇、快艇、声呐等设备。搜救范围初步锁定在2公里左右的范围,但是直到晚上7点半,还没有发现女孩。”胡队长介绍,包括雄鹰应急救援队等在内的多家救援队参与了搜索,山上有200余人,海面上有60多人,包括巡特警等力量一同寻找女孩。

  象山警方说,因为天太黑还有潮水等原因,当天的搜救工作在晚上8点半基本结束,第二天一早再继续。

  钱报记者再度联系了孩子姑父王先生。他说,孩子爸爸下午在搜救现场崩溃痛哭,人也昏倒了,晚上才吃了点东西。

  孩子姑父透露,昨天下午在一处凉亭发现了孩子的市民卡,“放的位置非常明显,这处凉亭可以下到海边。”

  “我们难以理解他们为什么自杀?也考虑了多种可能。但这些猜测都没什么证据,只是希望尽快能有好消息。”

  (感谢读者郑先生提供线索)

  首席记者 肖菁 鲍亚飞 本报记者 杨一凡 通讯员 王岑 贺恺 陆瀛桑/文 盛锐/制图

编辑:徐光

城镇原创

五联西苑垃圾分类正在整改 西湖区说未来要这样做 丽水市第六届道德模范颁奖典礼暨第十二届邻居节在景宁举行 将美丽进行到底 富阳大源镇打响农村人居环境破题战 深化“三服务” 杭州西湖区转塘街道艺创小镇助力企业发展 杭州西湖区古荡街道“益成长”小候鸟夏令营开营 安吉县建成全省首个“市民应急安全体验馆”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主办 电话:0571-85311074 QQ群:106862457 官方邮箱:zjczw2014@163.com 地址:杭州市体育场路178号浙江日报社裙楼
Copyright © 1999-2019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