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城镇网 > e农行动 正文

为“避世”上山,因“三顾茅庐”下山

山沟沟来了个“马老板” “千里马”与“伯乐”携手点山成金

2018-07-06 09:34  来源:杭州网 记者 谢俊

  山沟沟景区云雾山庄前,50岁的老板汤文胜坐在小板凳上,跟店客闲聊。

  “老板,有没有房间了,价格多少?”两名中年女游客走来,她们刚在黎鹰牧场骑完马。

  “还有一间,120元一晚,包吃包住。”汤文胜起身应答。云雾山庄今天有7间房尚无人入住,其中6间是有客人预定的,周五退房,刚好接上周末生意黄金档。

  北京人摩非也爱马,2016年,他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李映,并带妻儿定居杭州。  

  骑马入山的“怪人”

  “马老板”不姓马,本名李映,杭州人,50岁,出身知识分子家庭,做过公务员,当过国际交流协调官。

  然而,“马老板”这名字比“李映”更适合李映,他的人生轨迹,就因为马,拐了个大弯。2006年,为了自己想要的生活,他辞去让人羡慕的工作,从上海一马场买下了16匹马,雇了辆大卡车拉回了杭州。

  这车马让他吃尽了苦头。马要进城,结果被城管拦在了绕城高速外;好不容易盘下良渚某马场,给马安了家,真实的乡村生活又给了他当头一棒。下地里砍玉米秆喂马、看病、接生小马……这样的生活李映也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

  2007年12月,李映走马安吉。回程时,他所骑的头马突然一个右转,将李映的命运带进了一个陌生的村子。李映当时有一种误入桃花源的感觉,决定带着马场的伙计留下来。这个山清水秀的世外桃源,就是山沟沟村。

  李映在一片在建的公墓旁搭了个简易房,过起了毛竹引水、马灯照明的生活,这一住就是四五年。他每天戴着牛仔帽,穿得灰不溜秋,还背两个蛇皮袋在村子里走,村民们都觉得李映是个“怪人”,甚至有人私下议论他会不会是个“逃犯”。

  李映倒是坦然,依旧去村民家中收草料喂马,谈笑风生。养马之余,他还和当地某生态园老板合作,办起了“黎鹰牧场”。慢慢地,村民开始接受这个外来人,只是,那时候村民还未能想象,一个外来人和几十匹马会给村子的绿水青山带来怎样的变化。

  “三顾茅庐”的镇长

  2008年,山沟沟村所在的鸬鸟镇计划在旅游经济上做文章,带动地方经济发展。现任余杭区副区长、时任鸬鸟镇镇长的葛建伟在走村入户了解情况时,听说了山沟沟里的“马老板”。2011年,葛建伟决定上山,找李映聊一聊。

  “我是来避世的,突然来了个镇长,我也很奇怪。”回想起葛建伟刚来找自己的情形,李映说自己并不感兴趣。第一次上山,李映不在,葛建伟留下了一张名片,没想到李映一转身就把名片给弄丢了。之后,葛建伟又上山两次,都扑了个空。

  镇长三顾而不遇,连李映都觉得自己在道理上说不过去。趁着下山收草料,他一路问人,终于找到了镇政府,和葛建伟见了面。“我知道养马是你的爱好,但就算你家境再殷实,不断地耗,终归有支撑不住的一天。你要是真正喜欢这种生活,就永续地过下去,做成事业。”葛建伟认为,李映有理想主义情怀,也有将爱好升级为事业的实力,他鼓励李映从“挑一担水”变成“拉一车水”,做富民的大事。

  如今黎鹰生态假日酒店所在地是以前村里一家倒闭药厂的厂址,土地闲置后,曾有开发商相中那里,想搞房地产,鸬鸟镇政府却咬住不卖。“镇长跟我打比方,说这地方就是一块玉,需要懂它的人去打磨。”李映说,当镇政府将地块批给他,他觉得自己不能再守着简易房养马度日,得干点实事。

  李映“下山”了。

  卖房创业从零开始

  下山创业,谈何容易?李映起初想找人合伙,始终没谈成,他还想过找村民合作搞农家乐,也没突破。“你没有向人家证明自己有做事的能力,人家怎么信你?”思虑再三,李映一口气卖掉上海、杭州的3套房子,摸着石头过河。

  李映将旧厂房改建成集餐饮、住宿、休闲于一体的农家乐酒店,又向村民租了100多亩地种菜,而他的100多名员工全是村里的闲散劳动力。事业开始做大,李映又收购了村里的阿汤楼农庄和诺凯山庄,改名为凤凰楼和望江楼。2015年,余杭区部署实施大径山乡村国家公园建设,鸬鸟镇成为建设的重要区域。李映把牧场、民宿板块整合,成立了杭州双山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为乡村国家公园建设锦上添花。

  事业发展之余,李映没忘记反哺村里。2013年,他投入200多万元,按“村企共建”模式办起了山沟沟文化礼堂,隔段时间就举行文艺演出、乡创论坛等活动;他又为上高自然村50至60周岁的村民购买养老保险,春节还给村里70周岁以上的老人发慰问红包;今年,他还为村里从未办过婚礼的10对老人举行了中式集体婚礼……

  村民逐渐信任起这个“怪人”。有村民因为身体原因不得不关掉农家乐,便找李映来接手,甚至有村民的孩子高考填报志愿,也会找他当参谋。“‘马老板’是我们村的红人啊。现在外头到我们村旅游、拍电影的很多,我店里生意比前些年好多了。”周银根说。

  “回想起来,头五年我在山上放马,是对自己的改造,让自己适应农村。第二个五年是创业的五年,是向政府和村民证明我做乡村创业能走多远。”李映说,如今,“黎鹰”旗下已经包含乡村设计、旅游开发管理、餐饮民宿、婚庆等多种业态,正朝着覆盖乡村开发的全产业链方向发展。

  新老村民“纵马前行”

  在李映看来,目前已进入创业的第三阶段,应该有更多人参与,把乡创和众创做透。

  杨宝荣,59岁,两个月前,他刚刚拿到民宿的营业执照。村里的变化,他一清二楚——山沟沟年货节上,村里的米酒、野笋干等土货越来越好卖;镇里出资支持农家乐和民宿提升,高端民宿的单间价格能高至千元;村里老街道路翻新,房屋外立面改造,又保持了古韵;村外的漕雅线、双后线升级为美丽公路。“以前我们愁山村没出路,吃不饱也饿不死,现在好像是村子在推着我们走了。”

  张仁福原本在临平开装修公司,去年,他把股份卖给合作伙伴,回到村子和李映合作,接下了不少民宿装修项目。最近,张仁福忙得很,7月1日,一个预算76万元的项目刚开工;7月15日,一个164万元的项目也要开工。按李映的要求,张仁福雇的水电工、泥工、木工、油漆工,全是村里人。

  绿水青山推着村民向前走,拉着全国各地的“高人”进村来。曾为销售主管的北京人摩非来了,某世界500强外企高管崔开君来了,80后上海美女余颜浠带着全家来了,广西人李南龙和广东人李燕双来了……

  因为他们的到来,山沟沟村逐渐变成了远近闻名的“骑马小镇”,村里原有的运毛竹深山土路变身让游客骑马转山的10公里马道,“黎鹰耕读”亲子耕读文化体验项目开办起来了……

  回忆10年前的村子,李映说,几乎看不到年轻人。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涌向乡村,他的团队也吸引了很多90后,年纪最轻的还是95后。“年轻人不一定非要在城市里创业。对他们来说,乡创的成本更低,绿水青山还能开阔思路。”

  绿水青山真的成了金山银山。“下了山,能做到今天的程度,我自己都不敢想。”李映觉得,村子呈现出来的生机比自己的想象力还生猛。

  不做武陵人, 方得真桃源

  “爱绿水青山,首先要走得进去,但光一个马场,接待游客有限。把游客带进山里,才算让消费者走进来。”摩非坚信,这是将绿水青山转化成金山银山的前提。

  2017年,摩非和李映提出了“骑马小镇”的概念,计划利用原有的运毛竹深山土路,在50平方公里范围内打造百公里、千匹马、两千个驿站的全域骑行林道路,让游客骑马转山,发展农村休闲产业。去年年底,约10公里的马道已被打通。

  4个月前,崔开君在上海辞掉了某世界500强外企高管的职务。她来了一趟山沟沟村,这里的风景和人,让她下决心和自己乏味的过去告别。

  “做了这么多年外企管理,很多管理上的条条框框都印在脑子里,生了根。我留下来,或许能帮大家走得更稳一点。”如今,崔开君成了李映管理团队的一员。

  李映(右一)带着游客在山林间骑马。  

  走马误入山沟沟村这个桃花源,李映做了一回武陵人,却没把武陵人做到底。这样的“有始无终”,好!在乡村扎根,做点接地气的实事,将桃花源建设得更美,武陵人自然也成了道地的桃花源人。

  不得不说,李映的成就离不开众多有利的外部因素——

  首先,桃花源的当家人有眼光。鸬鸟镇政府对区域发展定位明晰准确、对具体项目的扶持精准给力且持之以恒,这给李映这个外来人发挥才干创造了有利的天时;

  其次,桃花源的绿水青山有底蕴。领头的马儿任性地一定要往山沟沟村里钻,这本身就很说明问题,若没有这一方好山水,莫道游客不感兴趣,恐怕识途的老马也不会故意“迷路”吧?这样的地利,实在难得;

  还有,桃花源的老百姓和后来的武陵人有干劲。“单丝不成线,孤木不成林”,一个人再有能耐,终不能独成大事。正是村民和不断“误入”的外来人合力帮衬,才有了整个乡村的大变化。人和,最是可遇不可求。

  天时、地利、人和,没有人做那个甩手而去的武陵人,也没有人做那群不知魏晋的桃花源人,现代版《桃花源记》这才有了令人欣喜的结局。

编辑:潘洁

相关阅读

城市观察

《城镇观察》第五期:桐乡行政区划调整 乌镇变大将丰富特色小镇功能

很多人在猜测乌镇镇和龙翔街道这个合并的意义何在,浙江特色小镇官网记者今天上午从权威部门获悉,这部分合并的区块,是为了给乌镇互联网特色小镇服务的,这里未来要规划建设互联网产业。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主办 电话:0571-85311074 QQ群:106862457 官方邮箱:zjczw2014@163.com 地址:杭州市体育场路178号浙江日报社裙楼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