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城镇网 > 城市天天说 正文

杭州“中老年表情”大师自学视频制作 网上坐拥5万粉丝

2019-07-10 08:44:02  来源: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记者 黄莺 通讯员 陶慧娟

  正在网上教学的“福大人”。

  浙江在线7月10日讯 每天打开微信,朋友圈里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还有各种亲戚家族群,是不是会闪耀着一堆表情,和你问早安?这些表情包有着相似的模样,旋转出场的大红玫瑰,闪烁的爱心或者金色的星星,然后早安两个字从玫瑰中间“长”出来……

  在网上,这类表情有个叫法——中老年表情包,高饱和的色彩、荧光闪、似曾相识的明星、跳跃旋转的花朵文字是这些表情包的鲜明特色。

  你有没有想过,这些表情有可能都是爸爸妈妈们做出来的——自己在手机上做,每个看起来简单的动图用了七八种软件,戴着老花镜学了好几年。

  这么说起来,这不是简单的中老年表情包啊,这是爸爸妈妈们学到老、试图离时代更近一点的证明呀。杨福根就是这么一位宝藏老人。

  从入门到精通他用了3年时间

  “福大人”也是个网红

  杨福根是杭州城西文新街道德加社区学习共同体的一名讲师,讲的课程就是“微视频”制作。他的网名叫“福大人”,有将近5万的忠粉,在网上他是全国微视频制作的公益讲师,每天都要在网上值班3小时,为全国各地想学“微视频”制作的网友上课,随时在线答疑。杨福根非常瘦,是个资深手机控——戴着老花镜,手里拿着手机,耳朵上插着耳机,心无旁骛。要走到离他很近和他打招呼,他才能发现你。

  还没开聊,杨福根就先发了一个作品给记者,“花了三个多小时,元素很多。”老先生很高兴。退休七年的杨福根,5年前开始接触微视频,最早是为了做视频相册。

  “大家一起出去玩或者做活动,拍了很多照片,要把照片做成一个视频,照片从东面出来,从镜头后面飞出来或者旋转着出来,有一次人家发给我,我觉得很好看,也想自己做。”

  他于是网上找教材找老师。“有教材,但是当时也看不懂,就去找了一个老师。”

  老师怎么找的?“看人家的视频,底下评论里有人说自己会做,180元包会,我讨价还价付了130元,然后就在网上跟着学了。”

  “网上学,总是没有面对面教这么拎清,有好多不明白的,只能自己摸索。”

  就这样,从入门到精通,杨福根足足用了3年。如今的他不仅在网上教全国各地想学“微视频”的网友,还会为社区里的兴趣小组表演做舞台背景。“经常有小组的队长和我说,杨老师你一般般水平就好了,不要做得太好看,太好看大家都去看你的视频了,不看我们表演了。”说这个话时,他的脸上满是自豪。

  而网友们也经常会给他打赏,“我过生日那天,全国有1000多个学生发了红包,我真是点都来不及。虽然总数是不多的,要是和劳动付出比起来,是不划算的,但是高兴呀,心情好呀。”他说。

  现在他常去的那个APP上面保留了他制作的76个精品视频,积累了4.98万粉丝,收到过5000多份礼物。

  荧光字高饱和度旋转的人物

  这些“表象”背后都有故事

  对于“中老年表情”这个说法,他没有评价,只是说:“我做的不是表情,是视频。”从技术上解释,视频要难很多。

  采访中,记者还是针对“中老年表情”的一些特色,比如为什么色彩饱和度高、荧光多、花和字都是旋转出场的,为什么有时候图片像素看起来特别低等问题问了杨福根,他没有正面说,但这些话里包含了他的答案。

  “用红的、黄色花,是鲜艳,好看。我们这个年龄大部分都有点老花,如果用的是灰的、蓝的,看上去雾蒙蒙的,不清楚。”

  “荧光字做出来不容易的,要在另外软件里专门做的,做好了再嵌进自己的视频里。”

  “花要转起来,是要用一帧帧的路线做出来的。很多人在这里地方卡住了,怎么也学不会。做出来很慢的。”

  “网上去找个好看的明星抠图抠出来,最好的软件是PS,但是我怎么学都学不会,后来发现可以有专门抠图的软件。”

  “看着图片模糊,应该是原来图片的底板就不好,处理以后清晰度不够,就看着像盗版的。”

  杨福根做视频的常用软件有十多个,处理文字的,抠图的,做3D效果的……还有很多看着很高大上但不知道做什么的软件。

  粉丝们满屏崇拜之心

  如果你爸妈也做了这样的视频,记得要表扬

  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们做这样的“微视频”有多不容易?

  杨福根在德加社区学习共同体的微视频学习班开了两次课。今年3个月的课程,从一开始的30多个人到最后只有十多个人坚持了下来,杨福根已经觉得很满意了,“回家要练,有时候学会了,回家做做又忘记了。老人家学点东西不容易的。”

  72岁的杨峰林是坚持下来的学生之一,她从网上认识了杨福根,然后每周坐地铁从江干跑到城西来上课,最担心就是下半年老师不开课了。

  “也是一遍遍问,一遍遍学,一遍遍做。”从一开始觉得自己做得不好看,到现在每天有4000多人浏览她做的相册和视频,杨峰林觉得很骄傲。她说:“这和一个小型影院差不多了。”

  杨峰林特别想学的是一个名叫“巧影”的软件,一个人在草地上跳舞,可以抠出来放到大舞台上去,“我们老了,难得上大舞台表演的,但是软件能做到,和真的一样,要收藏起来,看看都高兴。”

  “我觉得福大人做得特别好,那个龙从海里飞出来,浪花的变化、云的变化都考虑到了,而且看起来大气磅礴,说明他眼光很宽,才能做出有气势的视频来。”“学生”都这么夸师傅。在网上,对“福大人”崇拜的粉丝们,满屏真心实意的夸奖,每句夸奖的背后还要加上玫瑰、大拇指、彩带这样的动作。

  虽然这些粉丝很多都是满头银发,但是对“福大人”老师的夸奖和年轻人追星也差不多。

  杨福根最后跟记者说了这么一句话:“如果爸爸妈妈会做小视频,你看到他照片外面有三层花,都在转,这个是很不容易做出来得,你一定要表扬他。”

  原来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爸爸妈妈的“表情”早就已经自有江湖。记住“福大人”说的话,要少点挑剔,多点表扬,那是爸爸妈妈们接轨网络时代的证明。

编辑:徐光

城镇原创

深化“三服务” 杭州西湖区转塘街道艺创小镇助力企业发展 杭州西湖区古荡街道“益成长”小候鸟夏令营开营 安吉县建成全省首个“市民应急安全体验馆” 衢江区大洲镇“四边三化”专项整治 让沿途风景更美丽 五联西苑到底有几个桶?杭州城中村怎么实行垃圾分类,他们也很苦恼 曝光后的杭州美食街,垃圾何处去?今天,一场联合整治冒雨进行!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主办 电话:0571-85311074 QQ群:106862457 官方邮箱:zjczw2014@163.com 地址:杭州市体育场路178号浙江日报社裙楼
Copyright © 1999-2019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