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城镇网 > 旅游人文 正文

西湖边手拿DV的墨镜老外 是电影大师阿巴斯

2014-06-17 08:36  来源:浙江在线-钱江晚报陆芳
清晨,阿巴斯在西湖边观看晨练者。
这位阿姨是退休医生,一手毛笔字写得行云流水。阿巴斯停下来拍了好几分钟。

  #!time!#(钱江晚报记者 陆芳/文 魏志阳/摄) 就像做梦一样,记者今年5月在戛纳电影节才见过的“短片和电影基金会”单元的评委会主席阿巴斯,一个月后,竟然又在西湖边见到了他。

  据随行的央视微电影频道相关负责人介绍,此次阿巴斯来华拍片,是威尼斯电影节前主席、现任罗马电影节主席马克·穆勒牵的线。而在中国诸多城市中选择杭州,则是央视微电影频道向阿巴斯推荐的。

  这是他第三部在伊朗以外国家拍摄的电影,片名叫《杭州之恋》,而女主角的原型,很可能就是他入住的杭州洲际酒店的一位女保洁员。

  杭州、阿巴斯,这两者结合,《杭州之恋》会是一部怎么样的电影?昨日,记者跟随这位电影大师在杭州为新片采风。

  6:05导演界的墨镜男

  阿巴斯穿着一件蓝色麻质衬衫,戴一副标志性墨镜,大步流星地从酒店大堂出来。

  世界导演中有几个著名的“墨镜男”,阿巴斯是比王家卫、尼古拉·温丁·雷弗恩更早、从不在公众露出真面目的导演。

  74岁的阿巴斯腰杆笔直,身手矫健,单肩背一只手持摄影的DV机包,一猫腰上了中巴车,坐在第三排右面单座上。随行的是伊朗剪辑师、演员巴巴克·卡里米,他是阿巴斯等伊朗电影大师的剪辑师,还出演了《一次别离》中法官一角,是柏林影帝。巴巴克很热情,绅士地请记者先上车。

  阿巴斯喜欢在汽车里拍摄,他最有名的电影《樱桃的滋味》,就是讲述一个想自杀的中年男人开着车,寻找给自己埋尸的人的故事。

  阿巴斯曾说过,“汽车是万能的道具”。他让角色在车内,是为了构造一种场景,让观众集中注意力。

  昨天上午杭州的采风之旅,也如阿巴斯自导自演的一部纪录片,主人公就是坐在车内的他自己。车内人物与车外风景来回交替,随着西湖边跳舞的大妈、断桥边的碧荷、紫阳小学的小男孩……各种角色不紧不慢地登场,产生种种意料外的交集。

  6:30晨练的大妈们

  车子到了少年宫。阿巴斯一下车,听到湖边传来的晨练舞曲声,望见一对对翩翩起舞的大妈大伯,就迫不及待了。

  他掏出DV机,而大妈们看见有老外拍,舞得更加起劲。

  “你去跳一曲吧!”他笑着对巴巴克·卡里米说。

  巴巴克·卡里米真不愧是柏林影帝,一与杭州大妈搭手,就挺胸收腹,伸、拉、转圈……配合很默契。巧的是这位大妈还会几句英语,两人热舞时还兴致勃勃地交流了几句。阿巴斯在边上,用DV机拍下了这热气腾腾的杭州老年人的生活一幕。

  继续往前走,又一幕跃入了阿巴斯眼帘。另一位大妈用毛笔蘸水,在地砖上写书法。这位大妈是退休医生,一手毛笔字写得行云流水。阿巴斯显然对中国书法兴趣颇浓,停下来拍了好几分钟。

  西湖边晨练老人的花样经真透,除了前面两项,还有跳广场舞的、舞剑的,甚至还有穿超短裙溜旱冰的大妈,时不时从阿巴斯身边滑过。这位电影大师面露笑容,兴致勃勃地看着、拍着。

  6:50等待断桥情侣

  阿巴斯一行到了断桥。他站在桥边,默默地望着湖中的荷叶。5月的西湖,荷叶刚舒展,嫩嫩的新绿铺满了湖面。

  阿巴斯此次来华,除了拍摄一部长片,还要拍一部短片。这几天逛下来,他脑中不断冒出创作灵感。

  听说因白娘子和许仙的传说,断桥已成为情侣们约会的地方,阿巴斯微微一笑:“等桥上情侣约会的时候,再来。”

  8:30男孩脖子上挂的相机

  杭州之行,阿巴斯最想看的是杭州的幼儿园、小学。虽然阿巴斯是一个说话睿智,幽默风趣的人,但他儿时曾患过“孤独症”,小学6年未在学校说过一句话。

  于是,阿巴斯来到了杭州紫阳小学。一走进校园操场,阿巴斯就好奇地从教室窗外往里面探头张望。

  他想拍一些孩子们上课的镜头,又怕打扰他们,于是小心翼翼地和校方沟通。得到允许后,他和巴巴克·卡里米迅速闪进教室,两三分钟后又迅速闪了出来。

  下课铃响,升国旗和早操时间到了。孩子们一排排走出来,阿巴斯饶有兴趣地看着小朋友走路、列队。

  一个小男孩脖子上挂着一台相机,显然是校园的小摄影师。阿巴斯看见了,笑着走上去,把男孩脖子上的相机取下,挂在自己脖子上,然后假装就要往外走。

  看着小男孩急得要哭的样子,阿巴斯哈哈大笑,转身回去,把相机重新挂到男孩的脖子上。

  8:45,阿巴斯和校长握手告别。

  据随行人员透露,阿巴斯计划今日或明日离开杭州去上海,19日离开中国。《杭州之恋》将于10月正式在杭州开拍。不过昨日,阿巴斯表示在开拍前,8月还想再来杭州一次。

  未来女主角可能是保洁员

  昨日,虽戴着眼镜,但感觉得出,阿巴斯心情不错,记者从侧面了解到,其实他心中,杭州故事已经有了。

  阿巴斯6月14日抵达杭州,当晚在其下榻的酒店,就发现了一位女保洁员“天生就是一个演员”,不惧怕镜头,在DV机前表现自如。阿巴斯的电影大都来源自己的经历和接触的人,于是,15日,他把原定要去拱墅区看“丝绸是怎么织出来”的行程取消了,一整天呆在酒店养精蓄锐,就为晚上跟拍这位三十岁出头的女保洁员回家。

  那天,女保洁员下班晚了一个小时,因为她要清理的房间太脏了。直到晚上6点半,她才骑着自行车回家。阿巴斯原本也想骑自行车跟着拍,但考虑到交通安全,还是选择了开车跟拍。

  除了巴巴克·卡里米、翻译和司机,阿巴斯拒绝其他所有人拍摄时跟随。一个小时之后,到了她家,就连翻译也被关在门外。他怕人多影响女保洁员的情绪,他要镜头中的人呈现最真实状态。

  《如沐爱河》拍摄时,阿巴斯没有拍熙熙攘攘的东京,电影也不是一部观光片。《杭州之恋》应该也是一部普世电影,从一个五星级酒店女保洁员的视角,讲述她眼中光怪陆离的客人故事,折射现实,似乎是一个很不错的创意。

  因为电影还没有正式开拍,为了保证拍摄的正常进行,记者不便透露这位女保洁员的真实身份,期待她能展示一个真实美好的浙江人、中国人……

微信分享 关注浙江城镇网微信
编辑:陈丽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