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城镇网 > 旅游人文 正文

比宾馆更有个性 比农家乐更有情调
在台湾非常流行的精品民宿杭州也火了

2014-04-27 07:36  来源:杭州网

  50岁的上海人陈先生来到杨梅岭的“栖迟”旅舍,对旅舍主人说,他失眠很久了,想念小时候在乡村生活的日子,想来这里好好睡一觉。

  就在“栖迟”的旁边,有不少百元一晚的农家乐,“栖迟”的房价高达1500元一晚,陈先生为什么选“栖迟”?应该是这里独特的设计和氛围吸引了他:这个旅舍内部设计非常现代,一身玄色,没有多余的色彩,房间只有6个,风格各不相同,客人在一楼的吧台能喝到绿色缪思苦艾酒,复式客房有私人图书馆,落地窗外的茶园像梯田一样一垄垄地铺展开来。

  在旅行者的心目中,“栖迟”这样的旅舍被称为“民宿”,在台湾、日本等地非常流行。不同于只接地气不贴时代的农家乐,也不同于标准化服务的星级酒店,精品民宿普遍规模小、装修精致、管家式服务、房价较高,近年来在杭州的角角落落异军突起,重新定义了“乡村游”的概念。

  十年前上车睡觉下车拍照 十年后去精品民宿住几天

  北京人王维和太太第二次来桐庐。十年前,桐庐是他们杭州行中的一站,跟着导游赶时间游览了瑶琳仙境、垂云通天河,“上车睡觉、下车拍照”是当年旅游的真实写照。十年后,两口子带着7岁的女儿到杭州,租了辆车,自驾来到桐庐,只为了来住几天这里的“芦茨土屋”。

  2008年,黄伟舜离开了奋斗20年的北京,和设计师妻子来到桐庐芦茨村建造了芦茨土屋,开始了他们的“逆城市化”之路。去年,芦茨土屋开出了“二期”项目,叫石舍香樟,10个木质建筑一路向山里延伸,形成一处部落。住在这里可以发呆,可以划竹筏,看樟树,游露天泳。在这里住一晚要1800元,节假日甚至高达3000元。

  王维告诉记者,景区的人越来越拥挤,住有趣的乡间民宿,是他精挑细选的一种旅行项目。

  经历了过去十多年“上车睡觉、下车拍照”走马观花式的旅游后,现在的游客越来越倾向于自助式休闲旅游模式。不把自己的假期淹没在绵延数公里的堵车长龙、著名景区的排队方阵里,过一段隐居在乡间的日子,享受着远离城市喧嚣的宁静。

  桐庐旅委主任徐利民告诉记者,芦茨土屋和石舍香樟是桐庐民宿的代表,民宿甚至已经成为桐庐旅游的一道独特风景。在桐庐民宿规划中,到2014年底会新增民宿经营户300户,新增床位3000张。

  全城民宿热参差多态是幸福本源

  根据杭州市旅委的数据,目前全市民宿有床位50000张,农庄点300个,从业人员超过20000人,投入规模约30亿元。另据杭州市工商局最新消息,今年以来,仅西湖景区已累计新开业民宿12家。

  临安的米罗亚、桐庐的悦延居、白乐桥的水墨居……作为其中的佼佼者,精品民宿热出现在杭州的角角落落。

  浙江大学旅游管理系王宏星副教授认为,酒店业被星级酒店体系毒害过深,无论从建筑、管理、服务还是文化来说,发展方向都过于单一,同质化严重,多来点个性化精品民宿,大家都很欢迎,罗素说,参差多态乃是幸福本源。

  “民宿”源自日本的Minshuku,是除一般常见的饭店以及旅社之外,其它可以提供旅客住宿的地方,例如民宅、休闲中心、农庄、农舍、牧场等,都可以归纳成“民宿”类。在我国,以前的“便民招待所”与“农家乐”接近于这个定义,但发展较为初级,以满足基本的住宿与餐饮为主,附加值不高,同样存在同质化现象。随着越来越多的精品民宿不断涌现,旅游变成旅行,目的地由“不得不去的十大景点”变成“不得不去的十大民宿”,“乡村游2.0时代”也将宣告到来。

  来源:都市快报 见习记者 林苑苑 漫画 连诚

微信分享 关注浙江城镇网微信
编辑:陈丽丹

相关阅读

城市观察

《城镇观察》第五期:桐乡行政区划调整 乌镇变大将丰富特色小镇功能

很多人在猜测乌镇镇和龙翔街道这个合并的意义何在,浙江特色小镇官网记者今天上午从权威部门获悉,这部分合并的区块,是为了给乌镇互联网特色小镇服务的,这里未来要规划建设互联网产业。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主办 电话:0571-85311074 QQ群:106862457 官方邮箱:zjczw2014@163.com 地址:杭州市体育场路178号浙江日报社裙楼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