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城镇网 > e农行动 正文

火到有微商为它吵架 楼长根大伯真有其人吗?

临安小香薯要绝产? 一起真假公益事件的实地调查

2017-08-01 08:16  来源:杭州网 记者 罗传达

记者在临安於潜镇祈祥村拿出薯农“楼长根”的照片给村委会辨认。村委说,照片上的人叫李乐盈,家里有6亩地种小香薯,年产6000多斤。

曾有两拨人马到访李乐盈大伯的家,但李大伯坚称他没有向任何人求助过卖香薯。

  临安新闻网2016年7月13日报道,CCTV-7军事·农业频道《聚焦三农》栏目组来临安天目山镇横塘村,拍摄了当地种植和收获天目香薯的场景。报道说,小香薯是临安特色杂粮,近几年来俏销长三角,去年借助电子商务,销售进一步走旺。

  临安小香薯最近火了,火到有人为它吵架了。

  7月10日,一篇题为《假薯伤农之痛何时消,央视力推正宗天目山小香薯要绝产,不让朴实薯农血本无归!爱心接力求传递》的微信文章说:一个叫“曹蔚”的年轻农业慈善家,接到临安74岁老农“楼长根”的求助电话,“楼长根”带着沮丧哀求的声音一句句地问“曹蔚”:“你书读得多,家里的番薯再卖不出去都要烂掉了,可以帮忙想想办法处理下吗?”

  文章图文展现“曹蔚”在“楼大伯”家里挖香薯、煮香薯的过程,号召广大网友帮一把“楼长根”,“大地上还有很多很多需要帮助的人,我们希望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最后直奔主题:卖香薯。

  这篇微信文章说:“5斤正宗天目山小香薯,只要67元,更重要的是,这批小香薯总量约为40万斤,由于正宗的小香薯一年只产一季,一旦售完,再需要购买就要等到来年……”文章的末尾有个二维码,扫描进去是一家叫“遇见好物”的微商店铺。

  昨天晚上,这家“遇见好物”微商店铺出售的香薯产品,已卖出1.7万份。

  过了几天,网上又出来另一篇文章:《揭露“临安小香薯滞销公益义卖”真相,别让你的爱,成了害!》文章质疑前一拨“曹蔚”的行为是“假慈善”。主要有三点疑问:

  1.楼大伯从来都不认识“曹蔚”,更没有给“曹蔚”打过求助电话;

  2.“曹蔚”在楼大伯家收购了少量小香薯,是以比市场收购价低很多的价格收购的。精品按照3.2元的单价,小规格一点的按照1.8元收购。平均单价2.5元。这个价格远远低于临安当地小香薯收购价;

  3.目前临安当地小香薯正在热销,没有任何滞销情况。楼大伯家里只有5亩地,总产量1500斤。“曹蔚”先生公益文中说滞销总量为40万斤,如果按照平均亩产300斤来测算,要一千多亩地。一千多亩地的滞销,临安政府早就会来解决了。

  这位“楼大伯”是谁? 他家的香薯真的卖不掉了吗?

  7月25日,快报记者赴临安,实地寻访在争议中频频出现的“楼长根”大伯。

  根据文章描述,我们找到了临安於潜镇祈祥村。但并没有找到一个叫“楼长根”的薯农。

  “朱长根倒是有一个。”盈村村委会一位人士说。翻出照片给他们看,有人说此人叫李乐盈,就住在不远处的河岸边,往深山走过一座桥就到了。

  李乐盈大伯70岁,种了10多年小香薯。

  李大伯的家在小丘陵半腰,一间正屋、一间偏屋。正屋又有两层,一层用来做饭、洗漱等生活起居,二楼住人;偏屋用来养家畜。屋前的宽绰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

  此时大伯在睡觉,儿子李云刚刚从地里挖番薯回来,一身汗。

  大伯不会说普通话,会说福建方言和临安当地方言,儿子李云在一旁翻译。听下来,他们在民国初期举家从福建迁徙到临安於潜,世代务农,目前一人分得6分地,加上承包的土地一共6亩地,都用来种小香薯,年产6000多斤。而番薯藤用来喂猪。家里养了两头猪。

  李大伯说,20多天前两个男人突然到访,听语气是姐夫和小舅子的关系。他们打算收购李大伯家的小香薯,精品按照3.2元的单价,小一点的按照1.8元收购。平均单价2.5元。

  大伯说,文章中的“曹蔚”来过,但他之前没给他打电话求助过,“当时他拍了照片,但没说要发到网上,也就没问过我年龄、姓名。”大伯脸上显出无奈,摊了摊双手,“照片都拍了,都放到网上去了,也没办法了。”

  第二拨来的人是一男一女,女人全部收购李大伯家里的小香薯,好的3.8元一斤,次一点的2.6元一斤。女人说,地里还没有收割的,等以后挖出来,电话打给她,她马上会派人过来收购。“他们做生意讲信用,他们有一块业务也是做番薯生意的。”李大伯说。

  去“楼大伯”家的两拨人是谁? 他们各自的意图是什么?

  记者试图联系前两拨掐架人士。

  根据李大伯儿子李云提供的第一拨来访人的联系电话,记者打了三次电话没接,第四次终于接了。对方表示:“曹蔚那天和我一起去的李大伯家,”他说,这家小香薯每年是他们在收的,他收购李大伯家的价格比市场收购价高出3-5毛钱。

  为什么卖得比市场价高一些?他说:“你得算上人工成本、运输成本,所以价格会超过一点。”

  至于把李大伯杜撰为楼长根、李大伯没有女儿说成有女儿、李大伯没有打过电话求助说打过电话求助等问题,他回答:“这个要问文案方,他们要怎么写就怎么写,我只是一个合作者。”

  问能否提供文案方的电话,他说,“这个没有必要提供。”

  记者核实到第二拨去李大伯家的,有一个上海女人,姓余,网名叫“惜福老余”。她在微信公众号“惜福食品”发表了对曹蔚的质疑文章。

  余女士回应快报记者:

  我自己在做农产品电商的,之前一些客户给我们看曹蔚搞红枣的事情,我请教了几位业内专家和红枣供应商,找出证据来证实这场公益是有水分的。结果过了一段日子,他开始搞小香薯了,小香薯是我们在做的商品,我们很专业的,就想去看看滞销求助是不是真的,如果真的是公益,我们可以联手去帮楼大伯。事实证明这个公益也是有很大水分的。

  不过,当时余女士不知道“楼长根”这个名字是假的,她在质疑文章中,仍用的是“楼长根”大伯的名字。

  “当时在临安楼大伯家,我拿曹蔚照片给他看,问是不是这个人,他说是的,不认识,也没打过求助电话。”余女士说。

  村支书说,小香薯没有往年火了 不过,滞销的情况倒是没有

  小香薯到底有多火,要闹到掐架的地步?

  临安於潜镇祈祥村村支部书记史先生说,祈祥村的农民种了十几年小香薯,一开始是有人试验种植小香薯,后来种的人越来越多。“其实今年的小香薯没有往年火了。6月24日洪水灾害一弄,产量下来了,同时受到外来香薯的冲击……现在好一点的临安小香薯,收购价大概4块多钱一斤,这比去年低多了,去年要七八块呢!”

  祈祥村隔壁、临安天目山镇九里村村支部书记朱益胜也说,“因为前期雨水多,加上去年冬天温度比较高,导致苗不大好,所以今年小香薯产量低……不过,滞销情况倒是没有,只是价格上不去,因为外面的小香薯进来不少,全部冒充天目香薯在卖,所以天目香薯价格低下来了。”

  临安小香薯的来历

  记者找到了临安小香薯的鼻祖——浙江省农科院季志仙教授,他说:

  以前我们都培育那种大番薯的,味道淡,有粗纤维。1998年,我们挑了一批小个头的红薯去省农博会卖,发现十分畅销,我们开始考虑培育种植小香薯。当时我们有一些品种产小红薯的概率较高,但那时候的品种,早挖出来不好吃,要等到11月份才好吃,后来我们改进了,培育出一种“心香”品种,早挖一样好吃。

  2003年,我们找到临安一些种植户,教他们去种小香薯,在当地种植成功,这在全国是首例,后来在临安当地慢慢推广开来,价格一年比一年好。再后来,品种引来引去,全国都开始种植了。

  临安小香薯在七月八月挖出来的品质是最好的,外观上,临安小香薯是红皮黄心的,里面纤维基本没有,吃起来是甜的香的,口感很好。

微信分享 关注浙江城镇网微信
编辑:潘洁

城市观察

《城镇观察》第五期:桐乡行政区划调整 乌镇变大将丰富特色小镇功能

很多人在猜测乌镇镇和龙翔街道这个合并的意义何在,浙江特色小镇官网记者今天上午从权威部门获悉,这部分合并的区块,是为了给乌镇互联网特色小镇服务的,这里未来要规划建设互联网产业。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主办 电话:0571-85311074 QQ群:106862457 官方邮箱:zjczw2014@163.com 地址:杭州市体育场路178号浙江日报社裙楼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