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城镇网 > 城市天天说 正文

草根“小吴们”到底能走多远

“发际线男孩”意外变身流量大户 本周还将登上快本

2018-10-18 10:18  来源:杭州网 记者 刘婕

  “提发际线,修鬓角总共花费4万,打完折后是1万8”,最近,在杭州一家租房公司上班的小吴(原名吴正强),因为一段为自己消费维权的视频,被做成无数表情包,一夜之间“发际线男孩”“小吴档期排到11月”等关键词条久居热搜榜高位,这个曾号称“我不会进军娱乐圈”的小伙目前已经接下了几条广告代言,就连不少当红明星都渴望露脸的快乐大本营也向他抛出了橄榄枝。就这样刚满20岁的男孩真的火了,有了不少人望尘莫及的流量。可他能走多远呢?

  由表姐打理经纪事务

  祝福赵丽颖新婚也能登上热搜

  小吴微博的粉丝目前有36万,日均阅读量超100万,在个人简介那一栏闪耀着五个字“发际线男孩”,估计小吴也没有想到,本来令自己恼火的高挑发际线和“凶”眉成为了他的圈粉利器,还让自己的粉丝也拥有了姓名——“眉粉”。

  “眉粉”到底有多强大呢?前天,小吴作为女友标准的赵丽颖公布了婚讯,他发布了一条祝福视频,目前留言已经达到3.3万,当天“小吴祝福赵丽颖”“小吴冯绍峰眉毛”又再次霸占热搜,还有不少网友调侃“冯绍峰和小吴有着同款眉型”。

  作为一个一周数次登上热搜榜的流量担当,小吴现在究竟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呢?记者联系小吴后,发现他的朋友圈仍旧坚持更新着租房信息,但若需要采访还得联系帮他打理经纪事务的表姐,可当记者致电该工作人员时,并不如想象的顺利,尽管反复沟通,收到的回复仍旧是,“目前我们已经做了不少采访,这个月不接任何采访,小吴也需要休息。”看来,小吴已然成为了大忙人。

  节目邀约、代言源源不断

  时而流量能与蔡徐坤、吴亦凡匹敌?

  小吴到底有多抢手呢?最近,你除了能在各类采访中看到那个爱穿白衣,时不时就露出或“尴尬”或害羞的表情的小吴说着“我还在娱乐圈的边缘”“有粉丝告白,比如小吴爱你之类的”。还能在北京的地铁站看到他代言某品牌APP的巨型广告牌,海报上小吴身穿黄色条纹短袖搭配紫色领带,他原本修剪失败的眉毛被凸显得更加明显,被网友调侃酷似“蜡笔小新”,即使不认识他的人,在这样的视觉冲击下,也禁不住回头观看。

  该APP的市场部负责人储依婷告诉记者,虽然在寻找代言人时也考虑过一些已经有知名度的艺人,但当小吴走红,“我们意识到,类似小吴这样的消费事件,在目前的消费市场并不罕见,他是一个比较普适性的消费者形象,他平凡又努力的特性也会减少与消费者间的距离感。”而小吴的影响力也让他们惊喜,“我们没想到当时视频一出能直接上热搜,所以立即又请小吴录了一段视频具体介绍我们的平台。”在视频中小吴还佩戴了一个红色的锦鲤包,一个路过的行人对着他叫老公求合影,原本奋力推荐产品的小吴悄悄吐舌,又露出了羞涩的笑。

  再把时间往前推,《快乐大本营》预告公布当天,虽然小吴的镜头一秒闪过却迅速登上热搜榜,排在他后面的竟然有四大流量之一的吴亦凡,“从后台数据可以看到,在一些时间点小吴的流量已经可以和吴亦凡、蔡徐坤等人匹敌了。”北京某传媒公司品牌副总经理叶梁告诉记者。在他看来,小吴不像许多进行过精心包装的艺人,他的走红是靠着自己外形、天生的喜感以及不刻意炒作的个性,从而激起了网友的创作欲。关于接下来小吴的计划,虽然工作人员表示不便透露,但可以了解到,目前他接到的剧本和商业代言已经不在少数,接下来到底是昙花一现,还是齐头并进,得看小吴的造化了。

  ●酷评

  草根爆红等于昙花一现?

  虹桥一姐、庞麦郎、创造“蓝瘦香菇”的南宁小哥……近年来,通过网络一夜爆红的草根不在少数,在一条质疑“小吴曾说不会进入娱乐圈,现在又反悔”的微博下,点赞最高的一条为“是网友亲手送他到了这个位置”。

  的确,一个草根在完全未经包装的情况之下爆火,吃瓜群众的创作热情功不可没。这些草根往往拥有他人难以复制的特性,在某一个巧妙的时间点被放大,而后获取巨大的关注。2016年,长期蹲守机场的龚玉雯在等待袁成杰时与他共进早餐,此后袁成杰在社交平台上公布合照,被网友扒出所谓的忠实粉丝,其实是长期在机场蹲守明星的“辍学少女”,一时间龚玉雯成为了粉丝圈的红人——“虹桥一姐”,此后虹桥一姐不仅在追星时需要戴上口罩、帽子遮掩,马思纯等艺人还主动要求与她合影,她也接下了不少网络广告。

  这类能够爆火的草根,大多具备着趣味性,不仅能满足网友的猎奇心态,较少的标签和陌生感,又为段子手们提供了更大的创作空间。例如小吴爆火之路,一开始建立在他让人过目不忘的表情包上,通过网友的二次加工,以及宣传方对于他特点的放大,造就了如今“自带流量”的小吴。“小吴们”身上没有过度包装的痕迹,也没有艺人们远在天边的距离感,一名网红培训公司的CEO曾说,网络红人与网民的温度感差距是15度,网友只要轻轻地踮起脚尖就能触碰到他们的生活,可明星与网民的距离却是90度。

  虽然,这样的温度增加了这些红人与网友的黏性,但相较于粉丝对明星的崇敬感,网友对于这些草根的态度却掺杂着不少“逗乐”甚至是“戏谑”,加上业务能力的短板,不少“网红”的命运都是昙花一现。

  2014年,《我的滑板鞋》成为脍炙人口的歌曲,那首方言浓重,缺乏节奏,甚至平翘舌都不清的曲子,却上到都市丽人,下到村中二狗,都能哼唱几句。连贾樟柯都发微博称把他唱哭了。这首歌的原唱庞麦郎也从一个在KTV中给人切水果的工作人员,摇身一变为各大节目邀请的对象。可随着媒体将他的“外衣”一层层剥落,他从一个唱出人生心酸的奋斗者,变成了身份造假、谎报年龄的虚伪网红。面对质疑、指责,他又从上海回到了西安,回到了家乡的村子。此后,甚至有报道称,他的巡演观众只有7人,如今即使《我的滑板鞋》依旧被当红歌手改编,却鲜少有人去关注庞麦郎的动向了。

  昙花一现,快速流局,似乎早已成了大多草根红人无法摆脱的命运。回头看看早期的南笙,如今还在活跃的张予曦,虽然偶尔在影视作品中出现,可位置都有一些尴尬。归根结底,能够真正留下的人,需要让观众看到真正的价值和超出于“表情包” “段子手”特点,才能在这个圈子找到自己的位置。

编辑:潘洁

城市观察

《城镇观察》第五期:桐乡行政区划调整 乌镇变大将丰富特色小镇功能

很多人在猜测乌镇镇和龙翔街道这个合并的意义何在,浙江特色小镇官网记者今天上午从权威部门获悉,这部分合并的区块,是为了给乌镇互联网特色小镇服务的,这里未来要规划建设互联网产业。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主办 电话:0571-85311074 QQ群:106862457 官方邮箱:zjczw2014@163.com 地址:杭州市体育场路178号浙江日报社裙楼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