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城镇网 > 城市天天说 正文

绍兴计划三年激活一万幢闲置农房 让村庄鲜活起来

2018-04-17 08:58  来源:浙江在线 记者 陆海旻 沈晶晶 区委报道组 袁伟江

  核心提示: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强调,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激活主体、激活要素、激活市场。面对农村大量房屋、山林等被闲置的现象,绍兴提出了一项“闲置农房激活计划”,旨在探索适度放活宅基地和农民房屋使用权,推动农村全面进步、农民全面发展。近一年来,闲置资源的多种功能和价值得到发掘,农民增收渠道进一步拓宽,农村正日渐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

绍兴柯桥区平水镇岔路口村嵋山自然村。

  浙江在线4月17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陆海旻 沈晶晶 区委报道组 袁伟江)“茅舍槿篱溪曲,鸡犬自南自北。菰叶长,水葓开,门外春波涨绿”,诗中描绘的田园生活,正是上海退休老人蔡黛萍和老伴的日常。几个月前,他们从上海一路驱车,来到绍兴上虞区下管镇振兴村,租下村民闲置的两间农房,装修改造成书房和卧室。

  粗茶淡饭、耕田种菜,这样的日子,让有着浓厚乡土情结的他们颇为惬意,也让城市里的朋友羡慕不已。“都不敢发朋友圈哦,一发他们都争着要来。”蔡黛萍打趣说。

  让夫妻俩实现夙愿的,是绍兴推行的一项“闲置农房激活计划”,通过探索“三权分置”的办法,打造“乡路网”“乡愁网”等农房租赁平台,引入工商、金融、国有、个人资本,采取出租、合作、合资、合股等方式,激活利用闲置农房,助力强村富民。

  在去年柯桥、上虞两区试点的基础上,这项计划于今年1月开始在绍兴全市推行,计划用3年时间,吸引100亿元社会资本,实施1000个改造项目,激活1万幢闲置农房。目前,全市已引入开发建设项目78个,包括民宿、养生养老、艺术创作、电商物流等,吸纳社会资本3.75亿元,唤醒闲置农房712幢、14.55万平方米,激活土地、山林3900余亩。

  闲置的农房租出去,农民有什么好处?资本和人才进村,又给村庄带来怎样的气象?近日,记者深入绍兴乡野,追寻那里正在发生的变化。

  来自“第三空间”的需求

  柯桥区平水镇岔路口村嵋山自然村,处在嵋山的南麓,是江南名溪若耶溪的发源地,三面环山、风景如画。沿着蜿蜒的山路走进村中,眼前又是一番景象。从清末、民国的黄土房,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砖瓦建筑,再到新世纪的小洋楼,错落分布,依稀可见过往人丁兴旺的样子。

  这不是柯桥典型的现代化新农村,也与想象中的江南古村相去甚远。近年来,伴随城镇化进程不断加速,大部分年轻人选择离开故乡,在外打工、创业、居住,嵋山村也渐渐成了“空心村”,农房闲置率超过60%。

  “你可能难以想象,这是柯桥的一个村子。”当了20多年村支书、已年过花甲的尉瑞庆说,全村88户,常住人口只有30余人,基本是60岁以上的老人,而因为缺少人气和创业干事的激情,农民增收和村集体经济发展缓慢。看着逐渐老去的嵋山村,他常常想,怎样才能唤醒村庄活力,让得天独厚的自然山水成为撬动乡村振兴的支点?

  某种程度上,这不仅仅是一个村庄的困境。2017年底,绍兴农民人均年收入达到30331元,位居全省前列,但增速减慢、工资性收入占比过高等问题,也让绍兴人意识到“农民增收遇到天花板了”。“农民收入数据中,财产性收入只占3%,这意味着乡村有大量资源被闲置,价值被低估。”绍兴市农办副主任吕永江介绍,他们曾做过一项调查,全市现有闲置农房476万平方米,包括农户个人房屋396万平方米,村集体房屋80万平方米。

  在他们苦恼之时,地处新昌县儒岙镇的南山村,却吸引了络绎不绝的游人前来摄影、写生、住宿。看上去,村里所做的事很简单,只是将废弃的小学校舍出租给摄影师梁柏林,将老房子略作整理,打造出一片亭台楼阁,却切中了当下的一个巨大契机——城市中产阶层对乡村“第三空间”的需求。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罗德胤说,工业化、城市化伴随着城市中产阶层的兴起,这些人对于家和办公室之外的“第三空间”需求越来越大,而乡村显然是更贴近自然、更贴近人文、更贴近情感的空间。谁认识到这种市场需求,将乡村打造成“第三空间”,找到与现代人生活的联系,谁就能抢先一步。

  为此,2017年6月,绍兴在柯桥、上虞两区启动“闲置农房激活计划”试点工作。这是不同于以往工商、个人资本自主进行的乡村改造,也有别于政府主导的美丽乡村建设。通过设立村级农宅经营服务站、县区级产权交易公司、农房租赁网站等,当地希望建立一套完善的流通机制,让闲置农房真正成为可租赁交易、议价、挂牌、拍卖、入股、抵押等的市场资源,从而推动产业发展和乡村振兴。

上虞区丁宅乡上宅村芋乃湾自然村。

  乡村的机遇无处不在

  或许是一种默契。嵋山村的村干部期盼激活闲置农房时,老家与平水镇一山之隔的陈仁林,也在家乡寻找适合发展休闲旅游的乡村。他在外打拼了30余年,一直留恋绍兴的山水。

  去年7月,经柯桥区和平水镇政府穿针引线,他与尉瑞庆一拍即合,决定首期租下自然村里的33幢闲置农房,开发高端民宿。此前,村干部挨家挨户走访问询,排摸出闲置农房88幢。针对有意愿出租的55户农户,村里统一签订了收储租赁意向协议。

  除每平方米每年15元至20元的房屋租金外,按照约定,陈仁林还需支付给村集体一笔公共设施使用费。“在中国,生态好、资源好的乡村比比皆是,但很多人轻易不敢进入,一是怕政策不支持,二是怕农民不接受。”陈仁林说,最难、最琐碎的租房工作由村里承担了,村民和村集体都能获益,项目开展起来就顺利不少。

  眼下,嵋山村首批出租的农房正在紧锣密鼓地修葺。陈仁林还租下了该村所有的闲置农林用地,准备在村后刻石山山腰打造集素质拓展、现代农业、休闲观光为一体的游乐基地。

  无独有偶,在柯桥探索 “三权分置”办法,采取出租、合作、合资等方式引入工商资本时,“产权交易公司+农宅经营服务站+农户”的闲置农房交易上虞模式,也正逐步推行。全区各试点村成立村两委下属的农宅经营服务站,专门负责见证农户与客商的农房租赁交易,并签订三方协议。交易成立后,服务站再委托上虞区产权交易公司出具鉴证书。

  今年3月,上虞区下管镇管梁村的村民拿到了农房使用权出租交易鉴证书,成了区里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之一。“交易有了法律保障,心也定了。”村民徐仲尧告诉记者,由于常年在外打工、居住,家里房屋长期闲置、逐渐破败,去年听说激活农房计划后,便主动签下意向协议,将老房子交由上虞区交通投资集团打造成民宿,“出租15年,租金前3年每年13000元,之后还能每年递增5%。拿着鉴证书,还能去农商银行抵押贷款。这笔买卖太划算了!”

  随着交易机制逐步完善,绍兴市闲置农房流转数量稳步上升,达到712幢、14.55万余平方米。但在吕永江看来,这个数字相对于全市476万平方米的闲置农房,只是太仓一粟,“活化利用的速度跟不上破败的速度”。

  为进一步在 “沉睡的农房”与“第三空间的需求”之间架起桥梁,柯桥与上虞分别建起了互联网农房租赁平台——“乡愁网”和“乡路网”。在网站上,各村闲置农房的照片和信息陈列在“货架”上,“挂牌”出租,意向租赁期限短则1日,长则10年、20年,价格也从每天100多元到每年1万多元不等。客户看到心仪的农房,可以咨询客服、议价、下单成交,也可以通过电话预约实地查看。

  目前,两个网站的注册用户已突破万人,浏览量达10余万人次。不久前,管梁村党支部书记桑明华试着将自家的闲置房挂上网站,没想到咨询不断。“一位在外地经商的上虞人看过后立刻签了合约,一租就是5年。”桑明华说,这几天,房屋都“下架”了,还有人打电话来询问。

  从前期的国有、金融资本投资为主,到现在的工商、个人资本涌入,绍兴乡间,让资产变资源,以要素促市场,让人、财、物在城乡、区域间充分涌流的图景已经呈现。

新昌南山村。

  唤醒的,不仅是闲置农房

  在最近一档火热的综艺节目里,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人与人亲切交流的乡村生活,拨动了宁波人李国良的心弦。

  这个春节,当他沿着四明山麓来到下管镇,看到溪流清澈、桃树环绕的管梁村,一下子被吸引了,“这就是我的理想乡村”。很快,他便花6万元租下了一幢闲置多年的两层石屋,投入近70万元改造成一个古色古香的小院落。近来,几乎每个周末,他都驱车一个多小时到村里居住,与邻居一起劈柴喂鸡、采摘野果,与村干部一起描绘10幢连片开发农房的未来,还为村里垃圾分类、环境整治工作出谋划策,俨然成了管梁村的新村民。

  同样在上虞,丁宅乡上宅村芋乃湾自然村里,自从半年前上虞区大通市场有限公司租下3户村民的房子、着手改造后,村民董文龙时不时过去看看进展,与来自中国美院的设计师、自驾来村里的城市游客聊聊天。尽管内部装饰、院落景观还需进一步完善,但看着焕然一新的房屋和满山的桃林,他意识到:村庄和过去不一样了。

  对年轻人来说,民宿成本太高;对崇尚乡村生活的人们来说,民宿又不够自由——怎样才能提升闲置房屋的利用率?上宅村党支部书记丁孝章的思路是,鼓励村民参考美国私人家庭将空闲房间租给学生、提供早晚餐的模式。“除了长期闲置的20多幢房屋,村里最常见的就是老人居住一两间、其他房间空置的情况,何不把资源利用起来,吸引城市老人抱团养老、青年短期租赁?”

  在他看来,租金事小,重要的是租客们能与村庄产生更紧密的联系和有益的交流。

  “随着农房激活计划深入推进,我们发现,更多新农人、城市退休人员、怀着乡愁的人来到乡村。尽管比例不高,但农村人员结构、社会形态正在发生变化。”吕永江说,让人欣喜的,是变迁过程中乡村美学兴起和传统文化、技艺复兴的趋势。

  南山村里,村民在修缮古建筑、新建摄影基地的同时,将编草鞋、纺棉线、织带子等10多门老手艺进行重现。很快,一些村民成为“模特”,在他们手中,老手艺“活”了起来。现在,村里正计划建一个民俗博物馆,不仅展出老物件,还要让30多门老手艺有序传承。

  在诸暨江藻镇梓尚阁村,随着3位毕业于美术学院的年轻创客入驻,曾经门前杂草丛生、屋内蜘蛛结网的老房子,被改造成了工作室,山上的毛竹、废弃的坛坛罐罐,变成了好看又有趣的艺术品。在他们的影响下,村民们也参与各种设计,用废旧轮胎做各式“花瓶”,用稻草编织动物造型,用旧木头做成摆件……小山村散发出迷人的艺术气质。

  “可见,激活农房绝不仅仅是几幢房子的事情,它还关系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城乡、区域交流,关系着乡村生活方式的改变。”吕永江说,自今年1月绍兴开始推行“闲置农房激活计划”以来,每次会议和调研,他都要强调,不能只盯着乡村旅游和民宿产业,闲置农房利用完全可以向农产品深加工、来料加工、电商服务、文化创意、养生养老等多种业态延伸,“我们希望通过激活要素、市场、资本,实现‘城市化’和‘逆城市化’互动,最终指向乡村与人的全面发展。”

  让每寸土地物尽其用,让每个村庄鲜活起来,绍兴正在进行的实践,蕴含的也许是中国乡村可持续发展的潮流。

  乡野观察

  等待盘活的乡村资源

  肖淙文

  增加农民收入是乡村振兴的核心要素,更是城乡融合发展,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保障。近年来,随着城乡一体化建设加速推进,农村人口结构、产业结构、居住方式都发生了变化。大量农村人口或举家进城居住,或就近建起新居,或外出打工创业,导致不少农村出现了“空心化”,大量优质农房、山林等资源也因此闲置。住或者不住,农房都在那里,但若任其闲置破败,显然是巨大的资源浪费,若能用好、用活,则是发展壮大集体经济、增加农民收入的有效路径,更能为乡村振兴提供助力。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完善农民闲置宅基地和闲置农房政策,探索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三权分置”,落实宅基地集体所有权,保障宅基地农户资格权和农民房屋财产权,适度放活宅基地和农民房屋使用权。

  绍兴盘活闲置农房的实践,是浙江探索“三权分置”、激活乡村闲置资源的缩影,通过激活主体、激活要素、激活市场,实现农房从资产到资金蝶变,促进农民持续增收。

  事实上,从世界范围看,对农村闲置资源利用的探讨早已有之。早期的土地、山林流转,便是解决农民进城务工后,农村资源大量闲置问题的常用方式。但这些策略往往也存在“硬伤”,例如,容易导致乡村“空心化”。

  近年来,随着乡村旅游的兴起,开办农家乐和民宿,成为不少地方破解农村住房、劳动力等资源闲置问题的新方式。但广袤乡间,大量土地、宅基地、山林、水利等资源分散在一家一户,等待被盘活。不少工商资本也对进入乡村、发展产业抱有极大的期待,但同时也因为缺少完善的政策,担心权利得不到保障而却步。

  因此,搭建激活乡村闲置资源的平台、构建城乡资源双向流动的机制,迫在眉睫。在我省,不少地方正在探索因地制宜的途径和方式,唤醒沉睡的乡村资源。

  在浦江,当地从农村闲置资源中寻找发展村集体经济的绿色通道。檀溪镇成立了集体经济投资发展公司,使29个村成为利益共同体,开展加油站建设、供销社老旧房屋改造、水电站技改增容等项目,盘活土地、房屋等资源,目前全镇每年可保底实现盈利600万元以上,各行政村按股分红均可达10万元以上,走出了一条消除集体经济薄弱村的新路。在此基础上,浦江县成立了乡镇(街道)公司14个、乡镇联合社1个,以公司运营、公司分红形式实现跨区域的资源整合和抱团消薄,目前已有11个乡镇(街道)获得分红。

  在松阳,近年来为发展乡村旅游,当地创新供地方式,使“资源变资本,资本变资产”成为可能。中国历史文化传统村落横岗村,村民异地搬迁安置,大量老屋被闲置,当地采取“征购+转移”方式,将集体建设用地及原有老屋“转移”到政府手中统一运营;竹源乡小竹溪村,由于原乡政府搬迁,留下供销社、邮电所等大量国有土地和建筑,当地采取“收储+挂牌”方式,吸引了社会资本,成功打造“松泰大院”精品民宿。截至目前,利用“征用+挂牌”“回收+租赁”等方式,松阳闲置资源已吸引了6000余万元资本入驻。

  在桐庐,由当地美丽乡村发展基金和村庄共同出资的集体资产公司,不久前在富春江镇成立。首期筹集的2000万元股本,均将用于房屋、山林等闲置资产收储、高端民宿投资等。这种基金介入的方式,弥补了以往单纯依靠乡镇或社会资本进行投资的缺陷,目前该公司已收储闲置房屋120户、抛荒农田60亩、山林200亩。而首批两个项目即将投入运行,预计今年底能产生收益。

  从闲散土地到景区、从荒芜田园到公园、从闲置民房到人气客房,浙江各地通过激活乡村闲置资源,让土地利用效率得以提升,让农村房屋的价值得以显现,让富余的劳动力能够就业,还让不少农户得以通过租金、入股分红等增加收入,乡村旅游、民宿产业、文化创意、运动健身、电商物流等业态百花齐放。

  我们相信,挖掘农村闲置资源的价值,能为乡村振兴提供新动能,也期待更多资本与资源的“化学反应”在城乡融合过程中发生。

编辑:徐光

城市观察

《城镇观察》第五期:桐乡行政区划调整 乌镇变大将丰富特色小镇功能

很多人在猜测乌镇镇和龙翔街道这个合并的意义何在,浙江特色小镇官网记者今天上午从权威部门获悉,这部分合并的区块,是为了给乌镇互联网特色小镇服务的,这里未来要规划建设互联网产业。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主办 电话:0571-85311074 QQ群:106862457 官方邮箱:zjczw2014@163.com 地址:杭州市体育场路178号浙江日报社裙楼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