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城镇网 > 城市天天说 正文

“两只鸟论”的浙江实践 以改革牵引高质量发展

2018-02-28 08:06  来源:浙江在线 记者 周咏南 刘乐平

  位于湖州的浙江依蕾毛纺织有限公司,工人日前在智能化生产车间内按照电脑编程进行作业。近年来,企业大力推进智能升级,生产效率大大提高。 拍友 谢尚国 摄

  浙江在线2月28日讯 (浙江在线记者 周咏南 刘乐平)这样一道看似简单的题目,你将如何作答——

  有一种鸟,吃得少、产蛋多、飞得高,被称之为“俊鸟”。

  有一种鸟,吃得多、产蛋少、飞得低,被人叫作“笨鸟”。

  笨鸟往往长期占据着舒适的笼子,久而久之不愿腾挪。那么,如何“腾笼换鸟”?

  其实,这是一个科学发展的命题。在如何发展的历史答卷里,“腾笼换鸟”知易行难。

  10多年来,浙江持续“腾笼换鸟”,已然实现“凤凰涅槃”。而今,“腾笼换鸟”的精彩故事还在继续。

  就在今年初,浙江省政府发布《关于深化“亩均论英雄”改革的指导意见》,这意味着浙江“亩产效益”企业评价和资源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将进一步深化。这一改革举措被认为是对“高质量发展”的直接响应。

  党的十九大后,各地都把推动高质量发展作为确定发展思路、制定经济政策、实施宏观调控的根本要求。有专家评价,这是地方出台的改革措施,将高质量发展具体体现在数据要求上、体现在指标考核中的典型代表。

  实际上,对浙江而言,这是一套已经多年实践探索、思虑成熟的系统性方案。早在2006年,“亩产论英雄”已在绍兴等地实施,这一改革举措,正是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提出的“腾笼换鸟、凤凰涅槃”理论指导下的具体实践。

  10多年来,历届浙江省委、省政府正是在“两只鸟论”的引领下,一以贯之地实施经济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型,实现了发展方式的“根本性转变”。

  一省与一国的发展不能简单类比,但从认识论规律而言,相同或相近的实践基础,使从实践中得来的思想理论具有互通性。“两只鸟论”发端于浙江经济社会发展实践,却从一开始就具有全局意义。

  放眼全国,在爬坡过坎的紧要关口,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工作时首次提出的“两只鸟论”上升到全局视野,在全国各地产生了巨大影响。

  “两只鸟论”语义通俗,内涵却十分深邃,既切合实施经济结构调整之需,也是对改革本义的间接阐释。当前,在发展速度换挡、发展方式转变、经济结构调整、增长动力转换的关键时期,它对于促进经济巨轮的行稳致远,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

  进退之际的勇气——

  关键时候祭出关键一招

  “两只鸟论”从何而来?来源于浙江经济社会发展的火热实践。

  步入新世纪的浙江,正处在发展的“关键时刻”。

  浙江省发展和改革研究所原所长卓勇良长期关注和研究浙江经济。在他的印象里,浙江经济这趟高速行驶了20多年的列车,在2000年前后,速度逐渐慢了下来。

  速度放缓的背后是一系列变化:资源要素禀赋、自身发展状态、国际市场需求……浙江发现,原先熟悉的那种发展模式,正遇到越来越多的麻烦。

  “照目前的批地速度,浙江再过几年就无建设用地可批了。”卓勇良回忆,那时候,他在基层调研,经常听到地方干部发出这样的感叹。

  率先发展的浙江,最早遇到了缺地、缺电、缺水的窘境,要素瓶颈让发展难以为继的警告正在变成严峻的现实。

  一方面资源要素紧缺,另一方面,资源要素大量消耗。2003年,浙江规模以上制造业的增加值率只有22.8%,低于韩国20个百分点,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劳动生产率只有每人5.98万元/人,这一水平只是美国1995年的7.4%。

  那时,最令人揪心的还是经济发展带来的环境污染:2003年,浙江每创造1亿元GDP需排放28.8万吨废水,创造1亿元工业增加值需排放2.38亿标立方米工业废气,产生0.45万吨工业固体废物。

  在国际市场上,浙江产品也承受着重压:2002年以来,浙江遭遇美国、印度等10多个国家提起的“两反一保”调查数十起,从打火机、轴承、眼镜、纺织品、茶叶、家具到鞋类,几乎涉及了浙江全部大宗出口商品。

  接踵而来的种种“麻烦”,指向的都是自身长期积累的结构性、素质性矛盾,是浙江经济相对粗放发展的模式。因而,破解资源环境约束与经济粗放发展之间的矛盾,这在当时的浙江已然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习近平敏锐地察觉到了这种情况,他在不同场合形象地提出,我省要坚决贯彻中央宏观调控政策,“腾笼换鸟、凤凰涅槃”,坚定不移地推进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和增长方式的根本性转变。

  许多浙江企业家记得,习近平每到企业调研,总会跟他们讲“腾笼换鸟、凤凰涅槃”的故事,鼓励他们加快转型升级。

  长兴的铅酸蓄电池产业一度遍地开花,造成环境污染。龙头企业天能集团率先依靠科技转型升级。2004年6月2日上午10时,习近平来到位于长兴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浙江畅通有限公司,这是天能集团生产电动自行车的分公司。

  天能集团董事长张天任回忆:“习书记兴致勃勃地骑上电动自行车,勉励我们‘腾笼换鸟’,用高新技术、先进设备和先进工艺改造提升传统蓄电池产业,从数量、规模的扩张向高端、高质、高效转型。”

  2004年底,在全省经济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明确指出:要破解浙江发展瓶颈,必须切实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实施“腾笼换鸟”——“天育物有时,地生财有限,而人之欲无极。”“浙江只有凤凰涅槃,才能浴火重生。”

  由此,浙江正式揭开了“腾笼换鸟、凤凰涅槃”的大幕。

  大小之争的智慧——

  超前理念引领结构调整

  浙江小企业众多,解决了大量就业问题。“腾笼换鸟”,是不是要把小企业淘汰,换来大企业、大个头?有人担心,“换”得不好可能会伤筋动骨。

  如何把“腾笼换鸟、凤凰涅槃”理论变为统一思想、万众一心的纲领,变为真说真干、决战决胜的行动?

  习近平在各地调研,利用各种机会,向大家说明改变经济增长方式的重要性、紧迫性。最终统一了思想:所谓“腾笼换鸟”,并不是简单地腾小鸟换大鸟,也不是一味淘汰传统的工业企业。说到底,“腾笼换鸟”,就是对现有产业优化提升,换来新的产业、新的体制和新的增长方式,让有限的资源发挥更大的效益,最终实现“浙江制造”到“浙江创造”的飞跃。

  按照这一思路,浙江一手加快先进制造业基地建设,一手淘汰落后产能。

  2005年,《浙江省先进制造业基地建设重点领域、关键技术和产品导向目录》出台,明确了四大类先进制造业基地建设重点,即高技术产业、装备制造业、传统优势产业改造提升和循环经济;明确了36个重点领域和100项发展重点,组织实施一批带动性强、投资规模大、技术水平高、市场前景好的重大技术改造项目。

  与此同时,浙江省经贸委还抓紧调研出台《浙江省限制和淘汰制造业落后生产能力目录》,有步骤地淘汰落后生产技术、工艺和产品,并采取有效措施加以实施,以进一步缓解资源能源约束,加快工业用地集约和置换利用。

  在这一目录里,涉及九大行业、430项技术的传统工业项目,被列入限制和淘汰的“黑名单”。据有关人士回忆,在当时,浙江淘汰和限制的这些“落后制造”项目,在其他许多地方仍旧是招商引资的重点,经常被列为地方经济的支柱产业。

  在习近平的直接指导和推动下,浙江在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方面展开了探索:继2002年10月嘉兴市秀洲区启动首批废水排污权有偿使用,拉开全国排污权有偿使用的序幕后,2005年1月,东阳市和义乌市的水权交易开创全国先河;同年,对六大高能耗行业实行差别电价改革和煤电价格联动改革,并在全国率先出台省级层面的生态补偿办法;2006年,启动工业用地“招拍挂”改革试点……

  从当年的一系列探索和实践中不难看出,“腾笼换鸟、凤凰涅槃”实际上是“转方式、调结构”的一盘大棋。

  2006年3月20日,浙江日报头版发表的一篇题为《从“两只鸟”看结构调整》的文章,首次系统阐述了“两只鸟论”。此文后来被收入习近平所著《之江新语》一书中。

  文内明确提出,推进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和增长方式的根本性转变,要养好“两只鸟”:一个是“凤凰涅槃”,另一个是“腾笼换鸟”。

  所谓“凤凰涅槃”,就是要拿出壮士断腕的勇气,摆脱对粗放型增长的依赖,大力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建设科学强省和品牌大省,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打造先进制造业基地,发展现代服务业,变制造为创造,变贴牌为创牌,实现产业和企业的浴火重生、脱胎换骨。

  所谓“腾笼换鸟”,就是要拿出浙江人勇闯天下的气概,跳出浙江发展浙江,按照统筹区域发展的要求,积极参与全国的区域合作和交流,为浙江的产业高度化腾出发展空间;并把“走出去”与“引进来”结合起来,引进优质的外资和内资,促进产业结构的调整,弥补产业链的短项,对接国际市场,从而培育和引进吃得少、产蛋多、飞得高的“俊鸟”。

  “两只鸟论”,用“腾笼换鸟、凤凰涅槃”8个字,形象准确地说明“转方式、调结构”的重大意义和方向路径。

  在“腾笼换鸟、凤凰涅槃”的过程中,体制机制改革尤为重要。在《之江新语》另一篇题为《从“两只手”看深化改革》的文章中,习近平明确指出,深化市场取向的改革,关键是要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即“看得见的手”与“看不见的手”这“两只手”之间的关系。

  文中指出,“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要切实转换政府这只手的职能,把政府职能切实转换到‘经济调节、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公共服务’上来,努力建设服务型政府、法治政府,发挥好、规范好、协调好这‘两只手’的关系。”

  取舍之间的抉择——

  一以贯之终迎质变飞跃

  浙江人深知,企业外迁、技术改造是眼下的事,GDP必然会受到影响,而培育新产业、改造传统产业都需要很长的时间,经济转型升级要经得住阵痛,舍得付出代价。

  此后,即便是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浙江GDP增速排名一度滑出全国前20位之列,也从未动摇过“腾笼换鸟、凤凰涅槃”的决心。

  一张蓝图绘到底,一以贯之谋发展。“腾笼换鸟”、推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成为历届浙江省委、省政府的不懈追求:

  十一届省委提出了“八八战略”,以“凤凰涅槃”的勇气、“腾笼换鸟”的举措、“浴火重生”的气魄,推进发展方式转变,把浙江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推上新台阶。

  十二届省委深入实施“八八战略”和“创业富民,创新强省”总战略,形成了加快转变发展方式、推进经济转型升级的新局面。

  党的十八大以来,浙江进一步加强“腾笼换鸟”工作推进机制,通过提高落后产能要素使用成本,进一步倒逼落后产能退出……

  在省委、省政府的强力调度下,全省各地纷纷祭出重招,细算资源占用与产出账。有“低、小、散”之困的温州,对不同产业亮出“红黄绿”牌,限制传统产业低端产品的生产,培育和扶持大企业大集团。

  在湖州,对全市电镀以及南浔有机玻璃、长兴粉体等行业进行专项整治;

  在嘉兴,出台了“两退两进(退低进高、退二进三)”配套措施;

  在绍兴,以“资源占用产出论英雄”……

  针对浙江经济发展的一系列新问题、新矛盾,浙江还打出了一套转型升级系列组合拳。作为“四换三名”促转型升级重要“组合拳”的核心招数、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一个主要抓手,“腾笼换鸟”正有力重塑浙江的产业结构。

  数据显示,2017年,浙江装备制造、战略性新兴、高新技术等产业增加值分别比上年增长12.8%、12.2%和11.2%,增速均高于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的39.1%、26.5%和42.3%。作为浙江着力打造的八大万亿产业之首,信息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全省GDP的比重为9.4%,继续创2015年以来的新高。

  与此同时,2005年至2016年,万元GDP能耗从0.9吨标准煤下降至0.44吨标准煤,八大高耗能产业占工业比重从37.2%下降到34%。

  “浙江发展方式发生了根本性转变!”今年1月25日,在浙江省第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上,省政府工作报告作出如是判断。“根本性变化”不单是经济体量的突破,更是发展内涵的升华。由“低、小、散”向“高、新、尖”发展,由块状经济向产业集群转化,由“浙江制造”向“浙江创造”跨越。

  杭州高新区(滨江)的崛起,亦是“两只鸟论”在浙江最生动的实践之一。遵循“腾笼换鸟、凤凰涅槃”的发展理念,滨江区不依靠土地财政增加收入、不依赖招商引资发展产业,而是按照内生培育、自主创新的思路,大力引进人才,不断优化创业创新环境,通过区域整体“腾笼换鸟”,实现整体“凤凰涅槃”。

  目前滨江区占八成以上的GDP、七成多的财政收入是高新技术产业贡献的,在国家级高新区中的知识创造和技术创新能力两项排名均高居第二位,技术创新核心指标达到了世界一流高科技园区水平。

  转变发展方式是一场接力赛,“腾笼换鸟、凤凰涅槃”还在持续。2018年,浙江将加快淘汰落后产能,淘汰1000家企业落后产能,整治1万家脏乱差小作坊小企业。

  新旧之变的密码——

  质量为先迈向广阔天地

  任何思想理论都要以它所处的经济社会发展阶段为依据。起飞于浙江的这“两只鸟”,如果放在全国版图上,它们正经历着相同的“气候”。

  中国经济创造了连续增长近40年的奇迹,发展活力不断增强的同时,经济下行压力也在加大,现在正处于“三期叠加”的特定阶段,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

  转方式、调结构,始终是改革发展中一道必须破解的课题。一个共识是:惟有大力推进结构调整,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才能保持稳定增长、持续增长。

  经济连续增长近40年的中国,持续增长的动力何在?创造奇迹的密码是什么?浙江的实践已经给出了答案,这就是:腾笼换鸟,凤凰涅槃。

  从地方到中央,习近平总书记在许多场合都曾重提“两只鸟论”——

  2014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广东代表团审议,在谈到全面深化改革、促进结构调整时,他又一次提出早在浙江工作时就强调的“腾笼换鸟、凤凰涅槃”。腾笼不是空笼,要先立后破,还要研究“新鸟”进笼,“老鸟”去哪?要着力推动产业优化升级,充分发挥创新驱动作用,走绿色发展之路,努力实现凤凰涅槃。

  2015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吉林代表团审议时一针见血指出,东北老工业基地“工业一柱擎天,结构单一”的“二人转”组合并没有根本改变。他用“加减乘除”形象地为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发展破题。他说,“现在加法多,其他少,亟待补课。这个问题不解决,老工业基地难以凤凰涅槃、腾笼换鸟。”

  2015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到吉林考察调研,再次以“两只鸟论”为东北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指明方向。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判断,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步入新时代,高质量发展成为主旋律。再度审视“两只鸟论”,其时代意义依然警醒和提示着我们。

  “两只鸟论”,说到底是一场涉及思想观念、发展方式、生产方式、体制机制等诸多方面深刻的革命性变革。坚持和发展“两只鸟论”,就是要坚定不移高举改革开放大旗,破除深层次问题和矛盾,打破体制机制障碍。

  再出发,要以“最多跑一次”改革的全面突破,撬动经济体制改革、公共服务体制改革、权力运行机制改革,不断提高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使改革贯穿到政府运行各环节,渗透到经济体制改革各领域,延伸到社会治理各方面,切实打造“审批事项最少、办事效率最高、政务环境最优、群众和企业获得感最强”的省份,让企业的发展活力竞相涌流,让人民的创造伟力不断迸发;

  再出发,要统筹实施“质量提升大行动”,把数字经济作为“一号工程”来抓,深化数字浙江建设,联动实施培育发展新动能和改造提升传统产业行动计划,分类实施凤凰行动、小巨人培育行动和小微企业提质行动,坚定不移推进“三去一降一补”,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再出发,要持续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低收入百姓增收、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抓好统筹谋划、重点突破和机制完善,推动大湾区大花园大通道大都市区建设扎实起步、高质量发展;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打造美丽乡村和山海协作工程升级版,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以“一带一路”为统领,构建全面开放新格局。

  这两只承载着浙江经济腾飞的“鸟”,还会在更广阔的天地里,飞得更高、飞得更远!

编辑:徐光

相关阅读

城市观察

《城镇观察》第五期:桐乡行政区划调整 乌镇变大将丰富特色小镇功能

很多人在猜测乌镇镇和龙翔街道这个合并的意义何在,浙江特色小镇官网记者今天上午从权威部门获悉,这部分合并的区块,是为了给乌镇互联网特色小镇服务的,这里未来要规划建设互联网产业。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主办 电话:0571-85311074 QQ群:106862457 官方邮箱:zjczw2014@163.com 地址:杭州市体育场路178号浙江日报社裙楼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